郊外云山,秦家休闲山庄!

山庄是颇有古典韵味的建筑群落,半山腰被白云一遮掩,好像道家修仙炼道的清净之地。只是此时山庄最大的木屋内,不时响起一阵阵尖锐的破碎声,好像是瓷器杯盏碎成一地。

“滚,都滚,我不要人伺候,什么狗屁御医,换,换人,都滚出去!老二,你说,查出什么人做的吗?我要活剥了他,一刀一刀凌迟了他,才解我心头之恨。老二,你说,到底是谁做的,是谁!”随后身着白衣的医护人员从里屋鱼贯而出,都很惊慌失措。

此时阳光透过木屋屋檐,那檐角上雕刻的珍兽灵禽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从窗棂中跳出去,只是照见里屋时却停顿了下来,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里屋,檀香大床上,一脸苍白、皮肤黑成焦炭的秦华异常暴怒,只是双眼被白布蒙着,如同一个大号木乃伊。他的底气很是不足,声线中带着无尽的沙哑之色,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暴戾雄浑,相反倒有些阴阳怪气的阴柔,听起来很刺耳。

“大哥,昨夜我立即调人清查,只是那该死的的秦胖子已经死无全尸,他那个新娘子也失去了踪影,一同消失的还有一个叫小七,她是新娘子的闺蜜,肯定使她们合伙做的,只是线索断了,两人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还有那上下叠落的两张请帖里面安装的是微型的定时炸弹。军队派来的拆弹专家观察碎片时说,这种炸弹很巧妙也很危险,一般检测仪器发现不了,体积小,但是威力很大……”

“老二,你看看我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我要瞎了,瞎了!而且我的下面……下面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现在我就是个废人,想玩女人也玩不了,你一定要和我报仇啊,找到她们,杀了!以后秦家就是你一个人的,你一定能够要给哥哥报仇啊!”

秦华满脸狰狞,肌肉颤抖的很厉害,双手摸索着床板,只是想撑起来却终究力气不够。后背上的银狼啸月已经看不清楚了,只能闻到一阵阵烧焦味。

对面的秦河一脸恭敬,不过眉宇却轻轻挑了挑,听到自家哥哥的话语顿时“大惊失色”。

“大哥,不要灰心丧气,你一定会没事的,秦家还等着你主持大局呢。弟弟一定尽力将人找出来,为你报仇雪恨!不过有一个奇怪现象,咱们秦家商盟血案的线索似乎被人抹去了,连云叔军队中的精英利用军用设备都探查不出来,只能让三叔回来了,秦家这个跟头需要他!”

“三叔、三叔,自从年前他去国外将秦家商盟全权交给我负责后,我就没有接到过他的消息!他在h省城给我出的这题我没解答出来,还把自己伤成这样的残废,我辜负了他的希望,我……我太大意了,这后面一定有京都那些老东西的影子,咱们年初的计划暴露了,现在只希望老爷子能收拾残局,我恨啊,林子峰,都怪你,你这个天杀的混蛋,我好了后一定要杀了你!”

秦华歇斯底里起来,只是脆弱的身体显然不支持剧烈的动作,瞬间气喘吁吁。

“大哥,你放心,三叔肯定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他最喜欢你了!现在最要紧的是你的病,我听说漠北有一寺院僧医十分高超,传言比那些御医大国手至少强十倍。而且有人会类似巫医的偏门中医,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大哥,还记得,上次罗家杀人夜前你在街上被人强行算过一卦吗?那老和尚说你半年后有血光之灾,有事可以去请他那小徒出山。事后我还真托人打听过,他们就是那寺院的和尚。现在不正好是半年后吗?”秦河眼皮抽动了一下,不动声色地将话题引了过来。

“真的?果然,半年多了,去,快去帮我找那老和尚和小和尚,刚才那一群庸医,好弟弟,拜托你了,等我好了,你就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这是秦家欠你的!”

秦华挥舞着黑炭似的双臂,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喉头剧烈地咽了几下唾沫,很是高兴,说出的话都透着肺腑之情,兄弟情深。

“好,大哥,我现在就派人去,哪怕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你好好休息,我下去安排!”秦河再次眨了眨眼,后退着往门外走去。

“快去,快去,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秦华的话语很是殷切,耳朵竖起听着离去的脚步声,搁在床上的拳头紧握了起来。

外面,秦河看着中午灿烂的阳光,眯着眼嘴角猛地上扬,脸上诡笑的表情一闪而逝。

“亲弟弟,还一母同胞,啊呸,原来我一直是个局外人,不过现在……呵呵!”

省城中心花园!

媚月穿着早上的长裙看着两个胡子发白的老人在下棋,一个握着老烟杆,一个叼着香烟,不过穿着都很朴素。只见棋盘上你来我往,厮杀的很猛烈,两位老人似乎早已经熟悉了对方的套路,因此整个棋盘上行云流水,如同水银泻地一样,攻防很是猛烈。

“老天头,你这个臭棋篓子怎么舍得出来了,还带来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孙女,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参与有趣的事情,心里憋疯了吧?将军!”叼着香烟的老头一口气吸干了小半截烟,拿着手上的棋子气势恢宏,似乎下一刻就抄对面老天头的老窝。

老天头?!若是林子峰在这,一定会发现这个老天头分明是一高的老校长。只是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省城?

“你这个许家大少爷,都胡子一大把了,还装洋气卖风骚,真是不服老的老东西!不过你还别说,你这老小子真有魄力,那个少年只是只会了你一声,你就甩开膀子干了起来,看来许老太爷是真下了口令了,你连一点马脚都没露出来啊!”老天头吧唧了一下烟嘴,顿时烟气缭绕起来。

“那是,老太爷那是我亲爹,敢在我眼皮子地下给我捣蛋,简直是污了我的眼。要不是老爷子说时机不对,我早就把他们连根拔起了,老秦头那个老糊涂,看看他那几个孙子这些年都干了什么事情,活该被人家一窝端了。不过你可说错了,我们只是扫了下尾巴,出大头的是那小子,你这小孙女不是和那小子在一起吗?你会不知道!”胡子一大把的许家大少爷了呵呵地看着棋盘,再次举起了手中的“车”,开始将军!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这老毒物的眼睛。对了,罗家那老头也来了,看来对老秦家不满的不止你一家啊。不过,下一步你们准备怎么办?老秦家不会善罢干休的,这少年太狠了,直接就把秦家大孙子的一双眼珠子给废了,听说下身还有隐疾,看来上次爆炸是惹火他了,真难为他等到现在,有耐力,够毒辣,我喜欢!”老天头吧唧了一下烟嘴,手上乐滋滋地挪着老帅,见招拆招。

“你这个老滑头,肯定是听了龙婆子的预言才来的,这几年你就很少在下面当你那个老校长,这次半年就从京都下来了两次,肯定有事。不过那少年可够花心的,你这一个小孙女可不够他塞牙缝的,你没看到我那艳冠京都的小晴儿,天天嚷着要过来,肯定是冲着少年取得,你说,他小小年纪怎么比我年轻的时候还花心,想不通,想不通啊!”

身后的媚月一听中间那话直接羞红了脸,心底嘀咕一下许老爷这个老不羞,不过想起清晨少年的粗壮利剑,**中央突然间痒了起来,急忙夹紧了双腿,不再胡思乱想。

“呵呵,女大不中留,反正这个少年绝非池中之物,许多事情要应在他身上,尤其是那龙蟠虎踞守护之地,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不过还差易家一块信物,估计也要落在他身上了。”老天头望了望天,捻动了一下手上的棋子,直接响亮地压在了棋盘上面。

“也该我将一把了!”

“果然,果然让我猜中了!我就说,一个十六岁的山村少年怎么会聚集这么多的福灵之气。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不过远在东瀛岛国的易家可不是好惹的,让一个少年去办这件事情,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许老头迟疑了一下才躲开老将,心思却好像不在棋盘上了。

“呵呵,你家老太爷肯定是这想法,这是一个试炼,不是咱们两家再逼他,你要是不信,咱们等着瞧,结果就快出来了,谁都不是糊涂人!当然老秦家兄弟三这些年做了不少的糊涂事……”

“等吧,哈哈,将军!这次我看你这臭棋篓子往哪逃,老天头,认输吧!”许家老毒物红光满面,神采奕奕。

“好了,我认输,不过咱们还是准备和他见一面摊牌吧,顺便提醒他一下,秦家那个老三可不好惹,咱们也只能保护他的家人和朋友了,不要让人坏了规矩。既然是考验,看来洛家也不会耐得住寂寞的,毕竟她可是洛家的女婿,洛家那病老头躺在床上不睁眼就算准十六年后的事情,比龙婆子还要准啊,真不知对现在的洛家是福还是祸,坐山观虎斗喽!”老天头抽完最后的烟叶沫子,瞅了瞅上午的太阳,无比刺眼。

血色风暴快来了!

北地,芳草碧连天。

漠北寺院,门前大山流淌而下的小溪正从寺院门前流过,汇入下面的五亩方塘的溪湖中。此时,溪湖荷花深处猛地冒出了袅袅炊烟,在这佛门清净之地看起来很是突兀。

“师父,上次咱们捉的飞鱼已经成熟了。你尝尝我煮的鱼汤,还有这生撕的烤鱼片,啧啧,看上去就想流口水,我要吃……”

“吃,吃,你就知道吃,半年了就光想着吃这飞鱼,幸好这飞鱼已经繁殖不少了,要不然还不绝种了,这可是我捉来的护山灵兽,你这个小东西,不过……看着真是好好吃啊。你看看这剥开的肥鱼片,烤的油脂饱满的;你再看看这鱼汤,加上一些葱花姜末,再点些醋,汁液浊白滚滚的……不管了,来,先给为师舀上一碗,我要先度化这些被你捕杀的生灵,小心,别被你武师伯看到了,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啊,大师兄,你……你……佛门不准沾荤腥啊,你和小澈丹怎么还是不老实,大方丈师父那我怎么交代啊?”

荷花中顿时“鸡飞狗跳”起来,莲叶动荡间,一叶轻舟探头探脑地出来了,一老一小两个和尚好像被捉住的贼,一个盖住了舟上的小火炉,一个大袖一挥将所有烤鱼片和活鱼都卷了起来,手背在了后面,一脸尴尬。

不远处,出水莲叶被一个英气勃发的大和尚单脚踩在上面,恰如金鸡独立,最令人惊异的是,那莲叶竟然没有被压到湖里去,轻功绝伦啊!

不过老和尚和小和尚却似乎习以为常了,并没有惊奇,相反尴尬过后反而是两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看的英气大和尚一脸无语。

“武师伯,你也来一只吧,这飞鱼是我和师父辛辛苦苦运回来的,其他的都被我们在路上吃……”澈丹小和尚眼珠子乱转,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和尚一铁杖敲断了。

“当!澈丹,你又撒谎了,佛祖会怪罪的。武师弟,澈丹记忆不好,那些拿不下的飞鱼都被我俩在路上放生了,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老和尚震了震脚下轻舟,随后慈眉善目地辩解起来,只是不经意见袖子里的生鱼就活蹦乱跳地起来,老和尚故作镇定,背后下黑手却一掐一个准,顿时安生了。

“对,我记错了,是放生了。武师伯,不要告诉大方丈好不好,你看这飞鱼带翅膀这么聪明,我们运回这溪湖也是大功德一件啊……”小和尚黑漆漆的眼珠子滴流乱转,抹了抹口水,一脸的可爱相。

“哎,你们师徒……好自为之吧。对了,师兄,大方丈叫你呢,说是澈丹的尘缘到了!”大和尚苦笑地摇了摇头,随后脚下点着莲叶一荡一荡的就离开了。

“师父,武师伯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尘缘到了?”小和尚迷糊地揉了揉脑袋,不解地望着自己的师父。

老和尚一言不发地掐了掐指头,原先的笑脸立即冷了起来。忽然,天上猛地来了一个晴天霹雳,随后远处的乌云翻滚,似乎马上就要下雨了。

“澈丹,你红尘炼心的机缘到了……”老和尚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脚下一声震耳欲聋的嚎啕大哭打断了。

“师父,我不想离开你!”

小和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老和尚的腿死死的不撒手。

章节目录

风流大总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澈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澈丹并收藏风流大总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