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永忆,我姓储。

我是个女孩,今年十四岁。

我和我娘住在兴傅山玉慈庵旁边一个茅屋里。

我娘是个美貌的女人,武功很好,对我也很好。

六岁以前,我没有见过任何男人,每天高高兴兴跟着我娘练武功,和山上的动物玩耍,帮助庵里的尼姑们做些小活。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一个人既要有娘也要有爹。

我记得很清楚,六岁那年的响,一个很热的下午,我去山上玩了回来,带了一身土,兴冲冲冲进家里,大声叫“娘”,却看见屋里不仅仅有我娘,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人。

我进来的时候,三个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我。

我意识到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害怕了,怯怯看着我娘和两个陌生人。

我娘让我叫其中一个温和含笑看着我的叫“爹”,另外一个看了我一眼就当我不存在的叫“叔叔”。

这两个人长得都很好看,尤其是我叫“爹”的,比我娘还要好看。

我很喜欢他,他看着我的样子很温柔,比我娘还要温柔,于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自作主张爬到他膝盖上去了。

大家都震惊地看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但是却没人叫我下来,我也就待着了。

我爹看我的样子很复杂,好像又惊讶,又震动,又迷茫,但是他还是伸手试探地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用温柔的声音说:“你跟你娘一样漂亮可爱。”

我娘的脸红了,还真挺可爱。

我爹把我搂到怀里。

好温暖,我高兴地笑了。

我爹和叔叔大约住了一个月,走了,此后他们每年都来住一个月,我八岁的时候,叔叔成了我的师父。

小的时候不明白,后来读书多了,才知道爹娘是怎么回事,于是发现我爹和我娘真的很奇怪。

我爹对我娘客客气气,但从来没有什么亲昵的举动,也不跟我娘住一间房,反倒是跟我师父住在一起,同出同入。

我娘对此居然也没有半点怨言。

后来我想,也许是我根本没有爹,或者我爹早就死了,我娘把她的朋友请来假装我爹,让我心里舒坦些。

后来我越长大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和爹越像。

原来我真的是我爹的女儿。

那他为什么不和我们母女在一起?为什么一年才来住一个月?

难道是为了我师父?

我娘为什么不哭也不闹?

有一阵子,我甚至暗暗怨恨我娘不争气。

我爹很喜欢我,每次他来,都要搜罗好玩的,好吃的给我,我慢慢长大,礼也越来越重,翡翠,白玉,珍珠,珍贵的刺绣和银器,各种各样的首饰,衣服和玩物。

我爹是个温柔的人,每次也会带礼物给我娘,大都也是华丽的首饰和衣服,我觉得这些都很漂亮,比我娘自己买的做的好看多了。我娘每次都掠着头发,微笑说:“给我买这些做什么?我住在山里,穿成这样多不方便。”

我爹就笑嘻嘻说:“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红颜易老,红凤你这样的大美人儿,怎可让青春就这样白白流淌,至少也弄点点缀吧。”

我娘就会微笑不语。

有时候我觉得我娘很喜欢我爹,有时候又觉得她很讨厌他,每年五月我爹来之前几天,我娘都心神不定,似乎盼着他来也似乎盼着他不来。

而我师父……我师父年纪不大,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不过二十三四岁,英俊,沉默,坚强优美的下颚,抿着的嘴唇,虽然不像我爹那么美丽,但是是所有女孩子曾经梦见的类型。

但是我觉得,他并不喜欢我。

他从来不多看我一眼,从来不送我任何东西,我娘说,他武功很了得,所以后来求他收我当徒弟。

他平时几乎不说话,这时候开口说:“女孩子家,武功练得太脯也未必是好事,很危险。”

我娘说:“如果我武功够脯可能当初就能挽回很多事情,女人不能想着靠男人,武功高虽然未必幸福,至少觉得无能为力的时候会少些。”

我爹点头说:“红凤说的有道理,锦梓,你就成全她吧。”

于是,他就成了我师父。

我师父教我练武很严苛,比我娘还严,我三岁开始跟我娘练武,底子扎得很好,可第一天下来,也浑身是伤。

我爹雄了:“终究是女孩子,锦梓,你就不能别这么狠心?”

我娘却阻止了他抱怨,还对我师父说:“越严越好。”

不过,我师父的武功确实很好,十岁的时候,我就能和我娘打个平手了。

我很久以来,都以为我师父是我爹的保镖,我爹以前肯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因为惊天的大秘密,被人追杀,我师父是个武林中著名的大侠,只好一辈子贴身保护他,所以我爹和他住在一间屋里,也因此我爹娘不能常在一起。

所以,我很努力练武,我希望等我长大,可以和我师父一起,联手除掉害我爹的坏人,这样,我们一家子就可以在一起了。

可是上个月有一天下午,我去林子里找我养的小狐狸玩,却撞见了我爹和我师父,他们贴在一起,双目互视,我师父的手还搂着我爹的腰,低头要跟他亲嘴的样子……

我仿佛明白了什么,脸一下子红了,心里又愤怒又委屈,还觉得很恶心的感觉,我逃跑一样跑出了林子。

第二天,我说不舒服,再也不肯跟我师父练武了。

我躺在不肯起来,谁来也不肯睁开眼,我爹和我娘轮流到床边看我,叹气,我也不搭理他们。

师父始终没来过,我想,如果不是为了我爹,他根本不想理会我。

于是,三天后,爹和师父走了,这次,他们一共才住了十天。

我开始下床,但不好好练武功,有一天,我撞到我娘在哭。

我心里突然恍然大悟:我师父一定就是坏人,而且是个变态,他看上我爹长得好看,就强迫他和自己在一起,他武功好,我爹娘打不过他,我爹为了我娘和我,只好虚与委蛇……

我顿时热血沸腾起来:我要打败我师父,把我爹救回来!

我的武功虽然比不上我师父,但是我可以暗算他!

于是,我开始偷偷做些准备工作。

终于,我趁娘不注意,偷偷跑下山。

山下有很繁华的镇子,到处都有很多人,有的人很好,有的人很坏。

如果碰到很好的人,我就偷偷给他留点银子;如果遇到坏人,我就送他归西。

师父曾经说:对坏人不必容情,直接杀了就是。

师父说话不多,说的却都很有道理。

那么,师父算不算坏人呢?

我想了好几天,终于决定:如果师父发誓以后再也不纠缠我爹,我就不杀他。

但是,怎样让师父发誓呢?这个问题我决定打败他再想。

师父和爹的行踪并不保密,找了几天,被我发现了线索,于是一路跟到鄱阳湖。

终于亲眼看到他们,是看到有一个人恭恭敬敬请他们上一个华丽的画舫。

我于是悄悄潜进这个画舫,躲在舱底。

我的轻功很好,连师父都称赞过我。

这个画舫很华丽,比我住过最好的客栈都华丽多了。

爹和师父进来的时候,舱里有一个人在等他们。

这个年轻男人大约二十出头,和我第一次见到的师父差不多大小,但是比起我师父的英俊可就差远了。

但是,我却忍不住看他,又有点想把眼光掉开。

好像会被他的光芒刺瞎眼睛的感觉。

我师父和我爹却很平静看着他。

那个年轻男子看到我爹似乎很激动,站起身来说:“……张……叔叔,“又对我师父说:“师父。”

我师父仍然没有表情,在我爹身边坐下,闭上眼睛抱着剑,再也不看他一眼。

说实话,下山这么久,我也没见过师父这样英俊的男人,肯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为什么他偏偏缠着我爹?难道真的因为我爹太漂亮?

这个人叫我师父叫“师父”,难道是我师兄?

我爹对着那个疑似我师兄的人却很激动,虽然表面只是微笑,一点都看不出来,但是我还是这么觉得。

他看他的眼神带着深厚慈爱,和看我的温和完全不同。

我突然间嫉妒了。

这是我爹的儿子?是不是因为他,爹才不要我和我娘?

爹看着他叹息说:“你瘦了,这两年太累了。”

那人微笑说:“你以前就跟我说过,在其位,谋其政,鞠躬尽瘁,不可怨尤。”然后又端详着爹说:“江湖风霜,你也要保重身体。”

两人诡异地对视着,然后似乎一起轻轻叹了口气。

我完全搞不清楚了,而师父却像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连眼睫毛都没动一根,我又开始怀疑他其实真的是我爹的保镖了。

然后,那人和爹就说开了,大部分我都听不懂,只知道几乎都竖策之类的,什么举荐啊,什么士庶啊,军队怎样啊,赋税什么什么的。那人问,爹爹想一想,就回答他,然后爹爹又开始说,哪里的河堤看上去像要决口,哪里的官员贪污,哪里的路该修一修了,哪里大旱,恐有蝗灾,要多多存粮云云,那人就拿笔一一记下来。

偶尔师父也会睁开眼睛说两句,那两人就点头。

这一说,就是一个多时辰,我听得头晕眼花,几乎睡着,后来真的睡着了。

醒过来,我吃了一惊,师父和爹已经走了,船也开了。

我着急了。

忽然有人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大吃一惊,回头,那个可能是我师兄的男人站在我面前。

他看到我的脸,突然吃了一惊,然后……伸手过来摸。

我大怒,娘说过,除了你爹,伸手摸你的男人一定是坏人。

师父说,坏人都该杀!

于是我毫不犹豫,一剑挥了出去……

章节目录

青莲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葡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葡萄并收藏青莲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