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见宸玉一脸阴沉的回来了,她已经知道林海没什么紧要的,想来是贾府又做了什么蠢事他才这么生气吧。

挥退下人,明月倒了杯茶给宸玉,道:“喝口水吧。”

宸玉看着妻子温柔的脸,心里稍微好受了些,拉着明月的手道:“对不起,刚才路上着急,坐马车肯定很不舒服。”

明月笑道:“这有什么,爹爹病了,不只你着急,我也着急。爹爹这病,倒是查清楚没有?”

宸玉眼里闪过狠厉,对明月也不隐瞒,道:“贾府可真是我的好外家阿!”见明月不解,便接着道:“姐姐不是前些日子怀孕了吗,眼看着身子沉了,外祖母可真是关怀备至,生怕服侍的人不够,特特送了两个!”

说这话时,宸玉简直是咬牙切齿了,明月素来聪明,只是有些难以置信,“这贾府的人是昏了头不成?姐姐可还好?”

宸玉气道:“姐姐素日就心思重,今日虽然陆伯母及时把贾府的人打了出去,但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姐姐到底还是生了一场气。贾府,不管他们是打什么算盘,我都必要叫他们为今日的行为付出代价!”说着一拳打在桌子上,贾府真是越发出息了。贾府和林府不合,在京城里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林家如今简在帝心,正经的皇亲国戚,白白失掉一个助力,贾母自然是有点不甘心,但对着宸玉的冷漠实在没办法,所以才想办法在黛玉那里下手,黛玉素来心软,要是自己多用着亲情笼络几次,说不定就能回转了。正愁没机会,便听说黛玉把自己的两个陪嫁丫鬟蓝雪紫苑都嫁了,贾母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马上送了两个丫头过去,都是十五六的年纪,长得甚是水灵,说了为了照顾黛玉。

宸玉这一拳使了大力气,震得书桌上的被子都倒了,明月忙拉起宸玉的手看,虽没有擦破皮,但已经红了一大片,不禁有些心疼,但也知道宸玉心里生气,便是明月也生气,她一直很喜欢黛玉,贾母的做法分明是给黛玉心里不痛快,黛玉怀孕,舅母还没给表哥房里塞人,贾母一个外祖母,手伸得倒是很长,这回贾府和林府、陆府算是彻底翻脸了!

宸玉本就是个护短的,陆子灏又把黛玉当成眼珠子一样宝贝着,如今黛玉受了委屈,这两个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两人很有默契的跑去给皇帝上眼药,看着一个表弟,一个妹夫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嘉宁帝脸黑了,他对贾府本来就看不惯,只是饭要一点一点吃,贾府只是还来不及收拾罢了,便好生安慰一番,宸玉子灏也知道皇帝的心思,见好就收,反正在皇帝面前,贾府和林府、陆府彻底交恶的目的也达到了。

这边贾元春就没那么好过了,慈宁宫里,太后看着脸色娇艳的明月,不禁很是满意,回门的时候太后便看出来了,明月和宸玉相处的不错,这些日子,听下面人传来的消息,太后对宸玉这个女婿是越发的满意了。和太后皇后说笑一回,明月便把昨日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太后和皇后都气着了,谁叫陆家的人都护短呢,也不用等,太后即刻命人把贾元春叫来了,劈头盖脸一顿教训,主旨就是贾元春没有约束好家人,弄出这等没体面的事,弄得元春心惊胆战。

嘉宁帝听闻太后知道了,生了一场气,知道肯定是明月那丫头干的,只能无语的笑笑,为了安抚太后和皇后的怒气,便直接把元春降了一级,成了贾嫔,连封号也没了。

宸玉和子灏告辞后,便去慈宁宫接明月,太后对宸玉是越看越喜欢,说了一会话才放他们两人回家了。宸玉扶着明月上了马车,此时心情很好,想必贾府这会子很热闹了,不由挂上一抹笑意,明月和宸玉相处时间不长,但已经看出来了,自己的相公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主,什么温文尔雅,什么翩翩君子,都是装的。

见宸玉拉着明月的手进来,江氏很是高兴,毕竟对着明月,也是当女儿看的,尤其是子衿远嫁之后,明月经常陪着自己,虽说当时子衿算是替明月远嫁,但皇上一句话,谁敢说个不字呢,总之,都是命阿。江氏不敢托大,忙站起身来,明月自然不会让江氏行礼,忙拉着江氏的手撒娇:“舅妈近来可好?月儿好想你做的点心。”

江氏笑道:“你呀,知道你来,早备下了。”

宸玉给江氏行了一个大礼,江氏忙道:“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宸玉道:“这是应当的,昨日的事,叫舅妈白添了一场气,实在过意不去。”

江氏笑道:“你这孩子就是多心,贾府做事没脑子,我也不会乱拉扯人,倒是你姐姐气了一场,险些动了胎气,我叫她在屋里歇着呢,你们过去看看。”江氏哪里能不生气,自己还没死呢,就算是死了,也轮不到贾府管自己儿子房里的事,贾母可算是贾府最有脑子的人了,此事看来,也是老背晦了,可见贾府倾倒的日子也不远了。

宸玉正是担心黛玉的处境,听江氏没有迁怒黛玉的意思,方才安心,和江氏又说一会话,才和明月去了黛玉处,还未进门,便听里面传来黛玉的轻笑,宸玉知道肯定是陆昕在,果然,走到门口,听到丫鬟通传的陆昕便跑出来了,一见宸玉便迈着小短腿扑上去,笑着叫舅舅,吓得一边的奶娘丫头一身汗,生怕一个不小心摔着了。

宸玉一把抱起小外甥,捏着小胖子的脸笑道:“又重了,是不是趁奶娘不注意偷吃点心了?”

昕哥儿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转了几圈,被看出来了,不行,舅舅太坏了,还是这个姑姑好,长得好看,还经常给自己带好吃的,所以宸玉很无语的被抛弃了,陆昕对着明月伸出小胳膊,奶声奶气的道:“姑姑,抱抱。”

明月还没伸手抱,宸玉便瞪着陆昕道:“笨蛋,以后要叫舅母,知道不?你这么重,你舅母抱不动,安分些吧。”

陆昕很委屈的看看宸玉,又看看笑着的明月,算了,自己没有舅舅力气大,一见到黛玉,陆昕便很狗腿的要黛玉抱,被宸玉又瞪了一眼,“你娘肚子里有弟弟妹妹,不能抱你。”陆昕十分委屈,但是见黛玉明月都不理会自己,才安分了。林大爷你就不能诚实点么,明明自己想抱人家,还找那么多借口。宸玉虽是黛玉的亲弟弟,现在也不好到黛玉房里去,便只在外间和黛玉说了几句话,也没提昨日的事,只说些在庄子上的见闻,见黛玉气色不错,便抱着陆昕在外间玩,明月则和黛玉去了里间说话。

明月拉着黛玉在软榻上坐下,笑道:“姐姐今儿感觉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

黛玉浅笑,“并没什么不舒服,你也太仔细了,太医都说了,这一胎很稳,而且已经五个月了,没什么问题。这孩子很乖,到现在也没闹腾过,比怀昕哥儿的时候好多了。”

明月笑道:“看来这孩子是个知道心疼娘亲的,对了,我给姐姐带了点血燕,最是滋补。”

黛玉笑道:“你且不必为我 操心,你和宸儿怎么样?”

明月不禁脸红,笑道:“姐姐问这个做什么,还不就是那样?”

黛玉笑道:“你也不必害羞,我知道宸儿心里有你,当时赐婚的时候他便显出十分的欢喜来了,如今你们成亲了也算是他的造化,我和宸儿自幼丧母,爹爹身子又不好,所以家里总是冷清了些,你们还是赶紧给爹爹生个小孙子才是。”

明月一听这话脸上犹如火烧,只拉着黛玉扯些别的不提。

贾府此时大乱,得知贾元春被降位的消息,贾母先吐了一口血,昨日自己送去的丫头被陆府扫地出门,贾母便知自己这一步实在失误,这也不能怪她,贾母实在是没法子了,加上送丫鬟给小辈已经成习惯了,贾母本就以为天下的婆媳都是面和心不合,黛玉第一次怀孕的时候江氏定是为了脸上好看才没塞人,毕竟新媳妇刚怀孕,婆婆就抬举房里人,说出去可不好听。这第二次,保不住江氏就要给他们房里放人,自己是黛玉的外祖母,送两个丫头也是为了替黛玉笼络住姑爷,也是说的过去的,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陆府竟能做的那么绝,直接把人撵出来了。因元春被降位,贾政虽怪贾母做事鲁莽,害自己女儿被牵连,但脸上绝对不敢显出一丝一毫,他最是伪善,只一个劲说些安慰贾母的话。

这件事一出来,高兴的可不止一个人,贾赦、邢夫人自是不用说,二房还不是仗着贾母的宠爱和元春才在府里处处压着大方一头么,这下好了,只管看笑话就是了。薛姨妈心里也很痛快,谁叫元春是王氏的女儿呢,自己儿子被流放,王氏当初昧下了儿子的救命钱,薛姨妈一直没忘呢,赵氏也高兴,只要是打王氏的脸,她就得意。只有宝钗此时想着元春失势,宝玉的前程怎么办?眼看贾府里的男人是靠不住的了,宝钗开始担心自己和儿子的前途了。贾琏和凤姐早已经看明白了,这府里摇摇欲坠,他们已经转了不少财物到刘姥姥那里,以备意外,所以贾府如何,他们已经不太在意了。

章节目录

穿越红楼之宸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谁凡幽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谁凡幽人并收藏穿越红楼之宸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