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的不作答,致使东凰太心,也没了言语。

缭绕的小竹林,瞬间宁寂。

东凰太心是心怀愧疚了,堂堂昆仑神女、堂堂大楚守护神,货真价实的巅峰准帝,她对后辈的期望,显然是太重了,如当年天魔入侵,如此番洪荒开战,都太过依赖这个小圣体了,他仅是一个小小大圣,有些神话,是他谱写不了的。

“尽力便好。”良久,竹林的宁静,才因东凰太心一笑被打破,面前这个后辈,肩负太多,已是承受不了。

叶辰微笑,未有话语,缓缓转了身。

归途,他之步伐放慢了不少,无数修士来大楚,致使大楚的天地,随处可见人影,每一座山头,都住上了人。

而这些人中,自是有应劫人的,他望见了姜太虚和凤凰、酒剑仙和瑶池仙母、神将北林、帝姬、魔渊、剑非道。

除了他们,还有太多太多。

因即将到来的战火,应劫人多在阴差阳错的聚到了大楚,而此刻的玄荒和幽冥大陆,多半也是一样,这不算扰应劫。

不过,无论大楚、玄荒,亦或幽冥大陆,都有一种默契的,绝不参与应劫事,纵隔壁山头住的是应劫的妻子,也只是静静凝望,不到最后一瞬,都不会主动去干扰应劫人。

行走中,他之步伐不由加快,在大楚,转了一圈儿。

可惜,他再未寻到转世人,至于应劫的人王,自也不在其中。

至此,他都不知人王,究竟应劫到了哪,人皇的一缕残魂,身负周天演化,他的应劫最玄奥,谁都找不出。

再回玉女峰,气氛是诡异的。

所谓诡异,是指众女都出关了,而且,板板整整一圈儿,把女圣体给围了,上下的打量,眼神儿一个比一个的奇怪。

“这会是女圣体?”上官女儿抠着嘴唇道。

“嗯,货真价实的女圣体,咋返老还童了,修为竟也没了。”夕颜上前,用手戳了戳女圣体,嗯,手感不错。

“这小丫头,长得真水灵。”楚灵意味深长道。

“咱这般围着人家看,不好吧!”昊天诗月说道。

众女颇有情调,竟围着女圣体聊起了天儿,画面毫不违和,把女圣体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给看了个通透。

去瞧女圣体,生无可恋,面无表情。

被这般当做猴儿看,她已习惯了,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新鲜,连她自己,也这般认为,谁会想到,昔年纵横天下的女圣体,竟落得如此田地,修为没了,还返老还童了。

叶灵也在,就在不远处,嘻嘻直笑。

别说,众位娘亲围着女圣体的画面,的确很养眼,她是唯恐天下不乱,可苦了女圣体,站在那,动都不敢动的。

“哟,都在呢?”笑声响起,叶辰自天落下了。

一眼扫过去,众媳妇都在,无一例外都出关了,看得出,此番闭关,都得了机缘,一个个的都气息隐晦。

“相公,解释一下呗!”碧游扑闪了一下美眸。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叶辰又掏出了烟袋,塞了烟丝,猛猛抽了一口,一口烟圈儿,吐的老长老长的。

众女的动作,那叫出奇的一致,都双手怀抱胸前,笑吟吟的看着叶大少,说,等你说的,别以为俺们都好糊弄。

“咱家还有一间空房,闲着也是闲着。”众女的注视下,叶辰深沉的吐露了这么一句话,烟雾缭绕中,颇有意境。

闻此话,众女皆被逗乐了,都摆好了架势,听你讲故事呢?没想到,你这般直白干脆,空了一间房,给女圣体呗!

“一个个胸大无脑,没见识。”叶辰撇嘴,自觉的收了烟袋,又自觉的去了灶台,难得媳妇出关,得做顿好吃的。

众女本想发飙来者,但听闻胸大无脑四字,火气都消了一半,最主要的是,叶辰把胸大那俩字,说的特别重。

这俩字,贼好使,把媳妇们哄的乐呵呵的。

清晨的玉女峰,还是很温馨的,叶大少乃主厨,众女皆打下手的,欢声笑语不绝,听的路过的人,都不由挑了眉毛,很显然,叶大少的媳妇们,都出关了,要不,上来蹭顿饭?

事实证明,玉女峰的饭,不是那般好蹭的,来了有多少,便被扔下去多少,一点儿眼力见都没,可不就得扔嘛!

小叶凡和小杨岚也被接回了,在草地上玩耍,天真灿烂。

不远处,女圣体坐在老树下,虽在刻木雕,却总在不经意间,抬眸望一眼,她眼中的画面,虽平平凡凡,却很温馨,看的她晃了神儿,她是战的太高,何曾食过人间烟火。

“随时欢迎你加入哦!”叶灵凑来,嘿嘿一笑。

晃神儿被打断,女圣体当即收眸,难掩慌张。

早餐的香气,沁人心脾,比做饭的一幕更温馨。

不过,这座位,就安排的不怎么和谐了,一众大人坐一排,仨小家伙坐一排,知道那是女圣体,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仨孩子呢?

尤属众女,,好好一尊女圣体,咋就修为尽失、返老还童了呢?个头儿虽不大,但这饭量,着实惊人哪!

唏嘘归唏嘘,众女也难免感慨。

当年,因为叶辰的死,她们与女圣体还是仇敌,不死不休的那种,谁能料到,她们竟还能坐在一张桌上吃饭。

怪只怪,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身为叶辰的妻,她们还是了解叶辰的,平日里吊儿郎当,净干不要脸的事,但对于情,却从不滥用,她们在场的哪一个,不是与他牵生死过来的,对女圣体,叶辰或许不是情爱,而是一种希冀,希冀这尊女圣体,也能成为诸天的一员。

对面,女圣体捧着汤盆,满满灌了一盆,转身走了。

这顿饭,吃的饱饱的,吃饱了就走,可不能在被这帮人盯着看,太特么尴尬了,瞪着人吃饭,都什么毛病。

“她,为何助天魔。”见女圣体走远,楚萱问了一句,众女也纷纷侧首看叶辰,希望得到一个能接受的答案。

“不知。”叶辰摇头一笑,这个疑惑,困扰了他轮回千年,至今也未想出,或许,女圣体是真有苦衷的。

饭后,贤惠的妻子们,收拾了碗筷。

其后,多是三三两两聚一块,或是陪孩子玩耍,或是缝织小衣服,其乐融融,洪荒即将开战,这样的平静,或许再难有。

而叶辰,又上了山巅,每日必做的,便是悟道。

除了这个,便是太初神火,期望能在洪荒开战前,将其与仙火融合,这场融合,将是他封位准帝的一个垫脚石。

夜幕很快降临,待他再下山巅,眼见的乃众女,都围在了老树下,又是整整齐齐一圈儿,在看女圣体刻木雕,连叶凡、杨岚和叶灵,也都聚在那。

可以得见,众人的神情,很是奇怪。

“叶凡,她刻的是啥。”小杨岚开口,奶声奶气。

“好似是个人呢?”叶凡声音稚嫩道。

俩小家伙懵懵懂懂,不知避讳,可众女的笑,就很尴尬了,没错,女圣体刻的的确是个人,三分像人的那种。

夜,逐渐深了。

众女都回了闺房,至于叶大少,很可怜的说,就在闺房外逛游,总想进去聊聊天。

可惜,房门都关的结结实实。

“天谴的感觉,可好。”女圣体笑道,自看的出,叶辰之所以这般老实,皆因天谴,若无天谴,玉女峰必地动山摇,见叶辰如此纠结,就莫名的舒爽,一身邪火,都无处发泄。

叶辰干咳,终是回了身。

的确,天谴的感觉很扯淡,这么多漂亮媳妇,整日干看着,平常人都受不了,更何况他这尊血气方刚的圣体。

对于女圣体幸灾乐祸的眼神儿,叶辰瞥了嘴,便又上了峰巅。

月下,他祭出了一滴阎罗的血,尝试沟通冥界。

奈何,人冥两界依旧隔绝。

叶辰仰望了虚无,似能隔着缥缈,望到冥界的界冥山巅,他笃定帝荒和冥帝在看着诸天,可为何还不解开隔绝状态。

对此,冥帝也无奈,解倒是可以解,但后果,却极为严重。

两大至尊鞭长莫及,也只能等,等叶辰寻到契机,再封位准帝,他们会暂时撕开一道缝隙,让叶辰尝试通冥。

不知何时,叶辰才收眸。

这一夜,格外的宁静,可战火的阴霾,已渐渐浮现。

诸天宁静,洪荒亦宁静。

这或许,也是一种默契,气氛格外的压抑,双方都在等,洪荒等应劫人尽数归位,诸天等叶辰封位准帝。

而战略的部署,都在暗自进行。

诸天三方势力的统帅曾聚首,洪荒也一样。

正如叶辰所料,他们第一个目标,便是幽冥大陆,比起玄荒和大楚,幽冥大陆更好打,这场大战,毫无悬念。

如此,九日悄然而过。

这九日来,已风起云涌,只因那应劫的仙光,一片接着一片,每一道仙光,都代表一个归位的应劫人,货真价实的巅峰准帝,如此庞大的数量,看的诸天准帝们,神色无比凝重,只因那些应劫归位的人,皆属洪荒族,根本就没诸天的。

“未免太扯了。”天诛立于天虚山巅,忍不住大骂。

“叶辰那兔崽子说的不错,这场所谓的应劫狂潮,以及这场应劫厄难,自一开始,便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诸天的阴谋。”地灭冷哼道,“这么多准帝葬灭,归位的皆属洪荒人,哪有这么巧的,该死的诛仙剑,此番手段果是通天。”

“我等该庆幸,它并不在巅峰状态,不然,会有更大浩劫。”天诛深吸一口气,难掩老眸杀机,难掩恐惧和忌惮。

他的话,让地灭的脸色,冰冷了不少。

可以这么说,每逢提起诛仙剑,便会不禁忆起万古前的事,那个黑暗的年代,才让人最绝望,世间仅存的那一缕光明,还是诛仙剑的七彩仙芒,比那末日的光,还更可怕。

第十日到来,悟道的叶辰,自沉睡中醒来。

哎!

未有言语,便先听他一声叹息,九日的悟道,虽偶有所得,却仅是皮毛,不可能助他封位准帝,太艰难了。

他的每一次醒来,都受多方关注,天玄门、禁区、冥界,都期望他能在战火燃起前,跨过那一步,一个准帝干系太大。

无奈的摇了头,他抬脚下了山巅。

贤惠的妻子们,已做好早餐,而三个小家伙,也都放在应放的位置,尤属女圣体显眼,可不管其他,坐下便吃,吃了便走。

“我在想,两尊圣体结合,会是啥个血脉。”南冥玉漱笑道。

“见她之前,我都未听过女圣体,双圣结合,史无前例。”众女目视下,叶辰耸了肩。

“这个时代,或许可以造一个哦!”夕颜嘿嘿笑道。

“放心,俺们不吃醋。”

“男娃叫叶圣,女娃叫。”

“来了。”众女话未说完,便见叶辰豁的起身,金眸微眯,神色凝重,死死盯着虚无,以周天神眼,拨开了一层层迷雾。

可以得见,虚无之中,有一道道应劫仙光划过,许是数量太庞大,连成一片又一片,如似璀璨的仙海,掩天而过。

叶辰之所以神色凝重,是因那一道道仙光,无一例外皆是洪荒的,最后一批应劫人归位了,也便是说,洪荒要开战了。

反观诸天,却沉寂无比,哪有应劫归位的迹象,非但没有,反而还有陨落着,一块块元神玉牌,一块块的炸灭。

该死!

这等怒喝声,响彻大楚、响彻玄荒大陆、也响彻幽冥大陆,那是对苍天的怒斥,怨恨苍天的不公。

轰!轰隆隆!

虚无的雷鸣,应声响起,无上的威压,轰然呈现。

那,并非是天劫征兆,而是天谴。

怒骂声中,不知有多少人遭了天谴,又不知有多少人葬身天谴下,还未开战,便先染了一抹血色。

伴着这抹血色,洪荒肆无忌惮的笑声,无限拓向四海八荒,随之便是滚滚的洪荒气,滔天翻滚,载着暴虐、载着嗜血,吞没着一片片星空,把世间最后一丝光明,都掩盖了。

章节目录

门派弃徒叶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界三道并收藏门派弃徒叶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