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不足80%的小可爱会看到此防盗内容哇刑慕白,是消防队伍里公认的尖刀,带队严苛,实行魔鬼式训练,训练起来从来不近人情。

但也就是他,带出来的兵一个赛一个的强。

迷彩作训帽一丝不苟地扣在头上,帽檐挡住一些灼人的阳光,在他刚硬的脸上留下一片阴影。

突然,兜里的手机嗡嗡响起来,刑慕白收回盯着队员的视线,摸出手机,垂头。

他丝毫没有犹豫,摁了几个字回给她,拒绝的干净利索,

很快,她又发了过来。

刑慕白眯了眯眼,撇头间看到指导员正往他这边走,没再回她就把手机放进了兜里。

魏佳迪站到他旁边,对他很是同情地笑了笑,有些幸灾乐祸地说:“刚才支队来电话让你过去一趟,刑队长,你怕是遇上难事喽,刚调回来不久呢啧啧啧。”

刑慕白面无表情地斜了他一眼,魏佳迪嘿嘿乐,“工作上的事不是你能控制的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感情方面能不能不让人操心?”

刑慕白哼了声,轻嗤:“让你操心了?”

魏佳迪笑道:“操心呐!都为你操碎了心!”

“三十一了唉兄弟,母体单身三十一年了,你还不急呐?都到这会儿了你还这么沉得住气,我是真佩服你了。”

“多管闲事。”他说完就抬步离开,走出一段路又回头,冲不远处训练的队员扬了扬下巴,“你好好看着他们点,不能放水。”

魏佳迪很不满地切了下,“我什么时候放过水,我那叫适度地让他们休息,只有休息好了训练的效果才更理想。”

“屁!进火场的时候有时间给他们休息养精力?”反驳了魏佳迪的话,刑慕白转回身时又道:“老子再过两个月才三十一岁,白痴,这么多年的交情算是百搭了。”

身后无语失笑的魏佳迪:“……”

大单身狗都开始计较不过生日就不许长年龄的事情了,就这还不找对象呐?

***

刑慕白换好军装开车去了支队,走到支队长办公室外无奈地叹了口气,敲了敲门,嗓音洪亮地打了个报告。

门里的男人声音也同样沉稳,简简单单地说了一个字:“进。”

刑慕白开门进去,很礼貌地顺手把门带好,走到办公桌前冲坐在椅子上的支队长许建国敬了个军礼,神情严肃而认真:“支队长。”

许建国抬头看了他一眼,放下手里忙的事情,对他努努嘴,“坐。”

刑慕白把椅子拉过来,端端正正地坐下。

“知道我为什么今天叫你过来吗?”

刑慕白看着许建国,许建国也同样盯着他看,目光探究。

年过半百的男人精神极好,红光满面,神采奕奕,满身都是军人的气概,尤其是那双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

片刻,刑慕白如实回答:“知道。”

“那行,”许建国两手的十指交叉放在桌面上,“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打哑语了,当年你答应过你母亲,在消防一线干到三十岁就转职,但因为这两年你外派出去进修,所以升衔专职的事才耽误到了现在,这么着,你从现在就开始准备着要考核的事情,争取尽快把这事办妥了,给你母亲个交代,也算你没有把你母亲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刑慕白默了片刻,说了声是。

支队长继续说第二件事,“关于你成家的事情,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女朋友考虑考虑结婚了。我这里还真有不错的人选,等过段时间,我带你去见两个人,亲自给你把把关。”

刑慕白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是——卧槽,这都要逼着他去相亲了?还亲自带着去……

许建国见他面部表情多少有点不情愿,轻呵:“怎么着?你小子有意见?”

刑慕白还真有意见,他暗自深深地吐气,开口:“支队长……”

“别拿之前那一套再来忽悠我,”许建国拍了拍桌子,“你现在只要考核通过就能调离前线,原来那些在一线太危险不想耽误人家姑娘的借口就统统给我收起来!”

刑慕白:“……”哦。

“还有什么要说的?”

刑慕白站起来,“报告,没了。”

许建国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刑慕白落座后就听许建国说:“那就服从命令听我的,定了时间你就跟我去见见人家对方。”

说着许建国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慕白,你别嫌我们做家长的管你太多,你爸当年……你妈就只有你和你妹妹了,小晗再强再能干,终究是个女孩子,到最后还不是靠你这个顶梁柱?你说,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妈交代,以后下去了遇见你爸,怎么有脸见他?还有你爷爷和你姥爷,他们都一把年纪了,白老局长和刑老首长是都没说啥,可你真忍心舍得让他们每天都担惊受怕?说句不好听的,万一你出了事,他们就还得经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你想想,他们受的了吗?”

许建国叹了口气,继续道:“你孙姨可全都跟我说了,每次出了火情灾情你出任务,你妈都在家里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她担心啊,提心吊胆,可又能怎么办,儿子有自己的坚持,当年让你松口妥协三十岁就不呆在一线还是她趁自己生病哭着逼你答应的。”

刑慕白端正地坐着,脊背挺得笔直,双手放在腿上,听到许建国的这些话后指节无意识地微微蜷缩了下,他沉默着,安静的听完许建国的话。

“慕白啊,你已经在前线呆了十年了,够了,接下来也该为自己想想,为家人考虑考虑。”

刑慕白听不出情绪地“嗯”了声。

“还有没有其他事要和我说的?”

刑慕白:“没了。”

许建国朝他摆手,“回吧。”

刑慕白站起来,把椅子回归原位,立定站好,对许建国敬了军礼就出去。

刑慕白靠着车门,姿态是不多见的慵懒,军帽被他搁在车顶,车窗是半落下来的,他的一只手肘搭在车窗的上沿,另一只夹着烟,一口接一口的吸着。

烟雾缭绕盘升,模糊了他硬气分明的脸部轮廓,阳光落下来,打在他的脸上,让人瞧不清他的表情。

当年他从军校毕业出来,本来成绩最好能力最强的她却被分到了临阳那个小县城的基层消防队,虽然一去就是班长,但他心里还是不服气,憋闷。

因为以他的能力,本能进特勤中队的。

是他母亲找了领导,领导才这样安排的,他的父亲是个英雄,他是烈士的儿子,每个知道真相的人都会听从她母亲的恳求,尽量不让他在最危险的地方工作。

因为他的就职这件事,那年刑慕白和母亲刑晗珺的关系冷到了冰点。

一年后他第一次遇到624火灾,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休假的时候回了家,难得心平气和地和正生病的母亲谈了很久很久,刑晗珺最终妥协,但提了条件,就是他最晚在一线干到三十岁,必须转职。

之后,他顺利的被调回沈城的特勤中队,因为能力超强有勇也有谋,很快就成了特勤中队的班长。

他一步一步地走,带着兵进出火场无数次,救了太多太多的人,二十六岁那年开始担任特勤中队的队长,前年被组织上外派进修,说是外派进修学习关于消防的新的作战策略,本质到底是因为什么不用多说大家心里都一清二楚。他刑慕白就是再憋屈再不服气,也不能反抗,只得服从。

直到今年夏天他才重新回到沈城的特勤中队。

接连抽了三根烟,刑慕白才把军帽从车顶拿下来,打开车门上车从支队离开。

……

刑慕白刚回了宿舍把军装换下来,就接到了妹妹刑信晗的电话。

“哥,今晚有空吗?我请你看电影啊!”

刑慕白眯了眯眼,轻啧,“又是你自己的电影?”

刑信晗呵呵乐,“对啊,哥你真懂我!”

“现在在哪儿?”刑慕白问她。

“公寓,我要化妆,你过来接我下,然后我们就出发。”刑信晗笑说。

“嗯,行。”

刑信晗挂了电话就发了一条消息出去——搞定!

对方很快回复过来:“我这边也没问题!”

……

刑慕白接到刑信晗后带她先去饭店吃了晚饭,然后两个人才去了附近的电影院,刑信晗乔装打扮了一番,棒球帽口罩都用上了,几乎全程躲在刑慕白的怀里才没被路人认出来。

刑慕白对他这个妹妹很无奈,怕被人认出来围堵还偏偏就是喜欢这种偷偷摸摸溜出来刺激的感觉。每次都要带上他让他冒充护花使者。

刑慕白一路把刑信晗护进影厅里面,找到两个人的位置,就在刑信晗先走过去坐下后,刑慕白突然被人抬脚挡住去路,他撇头瞅过去,暗黄色的灯光下,一张未施粉黛的笑脸迎向他,林疏清勾起唇,盈盈笑语,又是那句话:“好巧啊,刑队长。”

章节目录

他是我的荣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鱼并收藏他是我的荣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