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姐又回老公那里去了。纷乱的一天终于安静的下来,我的头脑却一点都没有平静。虽然该想的也想明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没法改变,但我心里却怎么都舒坦不下来。想到自己的处境,又想到自己这个大岭镇的副领导,也都是陈教授帮他努力的结果,心里就泛出一阵阵的难受。

想了想,又拨了孙杨的电话,孙杨问:“现在就你自己了吗?”我说:“是的,云姐回到她老公那去了,现在就我自己。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跟陈教授到底是什么关系,陈教授帮助我们一千万不假,为什么他要多报账两千万把这笔钱让你挣到手?我们为单位省钱,也是天经地义的。为什么还惹他不高兴了?”

孙杨说:“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吗?你那边是单位,我这是个人,当然这并不排除他喜欢我,可是,钱能不挣就白不挣。我也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一心一意为,省钱的人。行了,这些事情都定完了,明天我们就正式签字,两千八百万就两千八百万,我也不会再更改了。”

第二天正式签约倒是十分顺利,只是没有陈昌济在场,我就显得有些落寞,约定的时间是在半年之内,把那片古建筑修旧如旧,尤其要把富哲夫留下的那间将军府,修建成沈阳故宫大殿的规模。达到了目的,我和云姐也就没在耽搁,云姐开车,直接开向大岭镇。

开出省城一百多公里,就是穆林县的地界,再向东去,就是地级市丰颍市了。从省城到丰颍市,首先要经过穆林县的地界,而穆林县也归丰颍市管辖,也就是说,穆林县的地理位置,介于丰颍市和省城之间,在这段公路上,跑的多半都是丰颍市的小汽车。

忽然,一辆装满木材的大货车,从相反的方向开过来,在他们这辆小汽车前面,约一百多米的位置,有一辆丰颍车牌的黑色小汽车在正常行驶中。那辆大货车咚的一声爆了胎,车上的两根圆木顺势滚了下来,刚好砸在那辆黑色小汽车的车头,那小汽车直接撞在了高速公路旁的栏杆上,而云姐来不及刹车,从那辆黑色小汽车的旁边开过去。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对云姐马上说:“赶紧靠边停一下,我们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云姐叫道:“周凯天,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愿意管闲事啊,这可是高速公路上。”我说:“前面刚好有一个停车的地方,我的姐姐,就当着我求你了好不好。”

云姐毫无办法地说:“就好像车里的人,你会认识的。”

云姐把车停在路边的安全岛上,我立刻打开车门,迅速向被撞击的黑色小汽车跑去。车窗玻璃已经被圆木砸的粉碎,司机满脸是血,圆木的头部,刚好砸在他的詾膛上,显然生命垂危,坐在车后面是一男一女两个人,脸上并没有玻璃刺破的痕迹,但显然都已经晕了过去。

男人四十五六岁的模样,看那样子不像个一般的人物,很有几分气派,当我的视线落在他身边的女人脸上时,惊叫一声,这女人怎么这么熟悉,她不就是上次在省城的那间酒吧为我打抱不平,省城宾阳检啊察院年轻的检察官梁凤玉吗?

我大声呼唤着:“你怎么样?我……唉,这该死的大货车。”

梁凤玉毫无反应,我对云姐叫道:“我们赶紧把他们送到省城医院,这个人我认识,她是滨江市检察院的检察官。”

云姐先是跑了过来看了看,又跑过去把车退回来,路上的车辆也都避开出了车祸的路段。

我好容易打开的车门,把从里面狭窄的空间里抱了出来。微微地睁开眼睛,看来她的伤势并不严重,而里面的男人的伤势确要厉害得多,我看到睁开眼睛,高兴地叫道:“,你醒来了,真是太好了。”

呀地发出一阵声音,忽然看到眼前的人是熟悉的,却记不起来是谁,回头看看身边的人,大声叫道:“这位大哥,赶紧救人。我没事,一定要救他。”我答应一声说:“好,你就放心吧。”

从车里好容易把男人从车里拉了出来,男人还在昏迷,我说:“我们马上送你们去省城的医院。这个司机看来是没希望,我们不管了,救活人要紧。”又把男人塞进车里,云姐也显得十分紧张,就向省城开了回去。

那男人始终在昏迷着,梁凤玉也没心思理睬我,就给什么人打电话,只听说:“许主任,我是唐业亮的妻子,唐业亮在前往丰颍市上任,路上发生了车祸。我们现在搭上一辆过路车前往宾阳,还望马上联系医院。”

那边也不知道是什么主任说:“什么,唐领导出车祸了?好,我现在立刻联系省里最好的医院,你等我消息。”

我忽然想到,上次在那个酒吧听耿强说,梁凤玉嫁给省里的一个什么领导,难道就是的老公要到丰颍上任的路上,出了这场车祸?这也太恐怖了。我回头看着梁凤玉脸色苍白却依旧好看的脸,始终在看着那个被称为她老公的男人,我记得称呼他的名叫为唐业亮,也不知道这个唐业亮在省里是个什么领导,但这样的事居然就让自己遇上了。

叹息一声,才把视线落在我的脸上说:“真是谢谢你们。不过,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呢?”

我高兴地说:“记得上个星期我在宾阳的叫零点酒吧里,被几个人宰了吗?是你出面帮了我,还记得吗?”

梁凤玉一怔,说:“我还记得。怎么这么巧啊。”

我说:“遇上你真是太好了。哦,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梁凤玉说:“应该说我遇上你才是太好了。我们去丰颍上任,如果丧了命,岂不是……”哭了起来。

我说:“妹子你放心,我们马上就到省城,也不知道你那边联系医院联系的怎么样了。”

正说着,手机就响了起来。那边的领导告诉梁凤玉,已经跟省第一医院联系好,他们到了之后,马上就进行抢救,一定要保住唐业亮的生命。

也许是被打来的这个电话唤醒了,唐业亮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声音微弱地说:“我的头好痛,我们这是怎么了?”

看到唐业亮既睁开了眼睛,梁凤玉又发出了声音,高兴的眼泪都要流出来,颤抖的说:“老唐,你醒来了,哎呀,你可吓死人了。我们现在就去省医院,给你做一个全面检查。”唐业亮说:“司机小王呢?”

梁凤玉说:“小王不行了,我们就……”

唐业亮说:“为什么不把他……”

唐业亮一阵痛苦的呼喊,马上说:“你别说话了。我们还是这位过路的大哥救下来的呢。”唐业亮对我笑了笑,又闭上了眼睛。

到了省医院,立刻有人上来把唐业亮拉上救护车,人就呼呼隆隆地进了医院,完全忽略了救人的我和云姐,云姐埋怨着说:“周凯天,这就是你干的好事。你比雷锋还雷锋。我们走吧,我们救下来个市里领导,我们认识人家,可人家不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又不能找人家去请功。”

我也有点郁闷,总要问问他姓什名谁,怎么跟他联系吧?看这样子,怎么说唐业亮到丰颍也是领导的地位。但自己连个名字都没留,真是白忙乎一场。

中午时分,云姐开的车到了大岭镇,还没到食堂吃饭,刘岩就告诉两个人,下午县里组织部门的领导,到镇里对乔凤凯进行群众评议,为下个礼拜召开人大会议,做领导候选人的准备,乔凤凯是唯一提名的候选人。

县里对未来的领导人选进行群众评议,其实就是走个形式,但我听了之后,心里还是不享受,乔凤凯那阴森可怖的嘴脸,让我心里一阵颤抖。在大岭镇那片古建筑的保护中,乔凤凯输掉了身家,但现在又是最大的受益者,大岭镇在县里乃至丰颍市的地位,从未有过这样的重要,而乔凤凯这个未来主要领导的身价,选不是过去胡雪峰可比。

这个家伙的命还真好,胡雪峰死在任上,让他这个直接就有了上一步的机会,而大岭镇又遇到的全面发展的机会,又给他展示才能的机会,甚至为下一步的发达奠定基础。

我心里郁闷,他觉得自己处在从未有过的矛盾之中。我努力为建设大岭镇历史文化风情小镇,打造全省最宜居乡镇的目标做事,为了省下钱,都把陈教授给得罪了,还闹出一场差点把自己干进去的闹剧,可真正受益者却是乔凤凯,几千万到镇里,有了这些钱,这个领导可就牛大了,还可以拿着这样的成绩大肆吹嘘。

我忽然想到,今天要把引进资金的奖励要回来。他不想白给他们干。

云姐却显得很高兴的样子说:“他们啥时候来啊?我和周凯天下午还要跟李贵富和乔凤凯做个汇报呢。”

刘岩说:“他们来了,我就跟你们联系,只要下午不出门就行。上面说了,要实事求是,有啥说啥。”

云姐笑着说:“好的,锦上添花的事我还是会做的。”

我心里骂道,个傻女人,还锦上添花,给你那上边填花还差不多。都是一些捧臭脚的东西。

离乔凤凯正式当选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了,我从省里办了件成功大事的喜悦也大大的打折扣。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没想到刘岩也跟着走了进来。走在后面的刘岩把门关上,有些鬼鬼祟祟地上前来,带着几分讨好的样子说:“凯天,这次到省城办事,真是给镇里立了大功,一下子给镇里省了几千万,就连李贵富对你都很满意呢。”

我问:“李贵富到镇里来了?”

我又想,现在是镇里的关键时期,李贵富也许不会再当他的甩手掌柜的。

像李贵富这样的一把手还真不多,在即将退休的时候,居然对工作一推六二五,居然在新的领导没到位的情况下,也不来操这个心,一心在家照顾自己的病老婆子,在新领导即将产生的日子里,他也坐不住了。

我到大岭镇时间毕竟太短,对镇里这个主要人物的好恶并不了解,只是看得出来,通过发现大岭镇那片古建筑,由此改变大岭镇做出的发展思路,对我是很不满的。他们卖力扒拉地引进的那个木材加工的项目,现在也处在夭折的状态,这很可能让某一个引进项目和资金的人,损失一大笔钱。

刘岩嗯了一声说:“最近镇里的大事一件接着一件,李贵富也在家坐不住了。周副镇长,嘻嘻,我还有句话跟你说是。”

刘岩说着,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包,然后把那纸包放在我的面前,嘻嘻笑着,我看了一眼,马上问:“刘主任,这是干什么?”

我已经意识到这是什么了,他对刘岩这个行为深深的不解和感到可笑,刘岩在镇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而自己几乎就没被刘岩放在眼里过,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过,刘岩这段时间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这让我觉得其中自有一定的奥秘,也许是自己在大岭镇的地位,要比过去稳定一些了,而且镇里建的那栋住宅楼,现在还处在等待资金的过程中,现在省里的那笔钱也到位了,该是开始正式筹备了。

刘岩做出一副深有感触的架势说:“周副镇长,过去我多有得罪,这是我的一点意思。还有,镇里要给镇领导盖的那幢住宅楼,还望周副领导多关照一下啊。”

按照乔凤凯的意思,就等着省里那一千万资金,到位后就要启动盖楼程序,虽然我并不同意镇里拿这笔投资的钱给镇领导建住宅楼,但所有人都赞成,他即使反对也毫无意义,只能落得个跟大家对立的局面。

我说:“刘主任,这钱你送错人了吧?在房子这个问题上,我没有丝毫的能力帮你。”

刘岩微微一笑说:“周副镇长,也许你还不知道,是你才回来的原因,镇领导的分工做了调整,让你负责建住宅楼,那片古建筑的修缮和有关建设大岭镇历史文化风情小镇的工作,都由乔领导亲自负责了。”

章节目录

我美丽的契约女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嫩草喷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嫩草喷香并收藏我美丽的契约女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