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季如嫣的表姐,她出嫁这样的大事,杨柳自然是要到场的,诺宝本离不开娘亲,但杨柳想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帮帮忙,就狠了狠心,把诺宝和颜宝都留在了林睿身边,娘亲一去不回头,诺宝扁了扁嘴,没哭,只是有些委屈地窝进了亲爹的怀里,胖嘟嘟的小手抓紧了他爹的领子。那意思大约就是,没有娘,只能拿爹来凑合一下了。

因为平日里林睿和杨柳的分工是很明确的,杨柳主要带着诺宝,林睿主要抱着颜宝,所以此刻很有‘领地意识’的颜宝也蹦跶着往林睿怀里钻,同样肉窝明显的小手学着她哥,拽住了他们爹的领子。

林睿右手抱着的诺宝把他左边的领子往右抓,左手抱着的颜宝把他右边的领子往左抓,别看俩孩子都还半岁不到,但那两只小手已经都很有力道了,林睿顿时觉得脖子的地方有些卡得慌。

年纪小的孩子本就容易吸引众人的目光,长相可爱的尤甚,经过衣装衬托之后的诺宝和颜宝早就不自觉地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了,不过因为林睿有些面生,所以多数人都只是在远处看看,并未上前。有些不知情的已经在问知情的人林睿的身份了。

被认定只会添乱的季寅宸没有被分配任务,甚至一会儿背季如嫣上轿的,也是身体强壮许多的他们家大哥。有些无所事事地在府里逛了逛,指点了一下院子里头的人摆弄院中的红布和灯笼,让他们忙上加忙之后,季寅宸有些满意地进了花厅。

“表妹夫?需要帮忙吗?”见林睿的脸因为领子的关系有些红,季寅宸十分恳切地开了口。

林睿想了想,晃了晃他抱着‘赔钱货’的那只手,“那烦你帮我抱林诺一会儿吧。”

林睿这么一说,季寅宸的脸色有些微妙,他其实真的只是客套一下的。他一个陌生姑娘的手都没有摸过的未成亲大龄男子,哪里会抱孩子?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硬着头皮也得上,“这个……要怎么抱?”季寅宸的双手有些无措地比划了下,觉得抱孩子比作文章难多了。

“你先坐下。”林睿示意他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季寅宸十分听话地坐了下去,然后林睿试图把诺宝递给他,未果,因为诺宝的小手一点儿没有放松的意思。林睿想了一想,“你先帮个忙,把林诺的鞋子脱了。”诺宝兄妹俩虽然都是抱在手里的,但林睿还是给他们做了虎头鞋。

要是林睿让着帮孩子脱裤子,季寅宸还能理解,但脱鞋子,他就有那么些不能理解了。这么小的孩子,也不到能走路的时候吧?就算真能走路,难道不是应该穿着鞋走吗?这脱鞋……是为哪般啊?

很快他就知道了是为哪般,对于随身带着鸡毛随时准备挠儿子脚底的表妹夫,季寅宸在极短暂的时间里头质疑了一下两人的父子关系,但很快就释然了,因为他想起一句话:无仇不成父子。看这样儿,这仇还不小。

诺宝的脚底被‘狼狈为奸’的表舅挠着,小腿儿痒痒地一抽一抽的,嘴里也开始发出‘咯咯咯’的声音,不多时,季寅宸已经按照林睿的‘指示’把笑得眼角都有些湿润的林诺接到了自己怀里。

‘复仇’的小手又快又准地捉住了季寅宸一缕不是特别听话的发梢,那力道拉得季寅宸一龇牙,脑袋顺势就往林诺的小手边靠,环着林诺的双手却是不敢松开的。小娃儿再用力,也不能拽掉他的头皮,要是他这不慎撒了手,他娘肯定是要揭了他的皮的。

杨柳和林睿成亲的时候,只走了个拜天地的形式,所以只能干瞪眼看着屋子里头各自忙碌的众人。和姨母、表妹说了恭喜的话,觉得自己去哪儿帮忙都是添乱的杨柳很快自觉地退出了屋子,有些丧气地回去找她家夫君和一双儿女。

杨柳归来的时候,正瞧见季寅宸被他们家诺宝拉着头发,没了往日里的悠然和潇洒,有的就是无力的挣扎和痛苦的口申口今。

被儿子抓过头发,抓过耳坠的杨柳深知那种疼,连忙加快了脚步,几步就走到了近前,轻轻唤了句,“诺宝?”

听到杨柳的声音,林诺迅速回过了头,看向了她所在。杨柳就见他们家诺宝歪头打量她,似乎在确认她的身份,在杨柳以为他认出了她之后会朝着她伸出小胳膊要她抱的时候,诺宝只是又扭回了头,扁着嘴一脸嫌弃地靠到了季寅宸肩头。

杨柳哭笑不得地看着用小屁股对着她的自家儿子,这会儿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叫做‘知子莫若母’。即便他们家诺宝这会儿年纪还小,尚且不会用语言表达他心中所想,但杨柳就是明白了,诺宝这是生她的气了,因为她刚才没有把他一块儿带走。

“咱儿子……气性大,像你。”一旁的林睿幽幽地给杨柳来了这么一句。

杨柳看着林诺光着的小脚,又看了看搁在桌上的虎头鞋以及落在了地上的看着十分突兀的一根鸡毛,满含深意的目光在林睿身上转了几圈,没吭气,替儿子把鞋子穿穿好,然后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背柔声道,“是娘亲不好,诺宝不生娘亲的气,好么?娘亲哼歌给你听啊?”

诺宝也不知道是听懂了杨柳的话,还是听惯了杨柳哄她的小曲儿,小脑瓜子缓缓地就又转了转,见杨柳看他,又很快趴了回去,如此反复了几次,才伸出小手碰了碰杨柳近在咫尺的脸。

杨柳见‘撩’得差不多了,稍稍直起了身,转向林睿和女儿的方向,“颜宝乖,娘亲抱!”

下一刻,杨柳稳稳接住了猛地从季寅宸怀里往外扑腾的儿子,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伏在她肩头,继续抱着他轻哄,诺宝特别委屈一般地在她怀里拱了两下,小手已经搭住了她的脖子。

刚才林诺那突然的一下子,把以为林诺要从他怀里摔到地上的季寅宸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好半天之后,他才控制住了自己抖个不停的手。并暗自下了决心,以后再不抱这么小的孩子了,半条命都要吓没了。

季如嫣穿上嫁衣,盖上盖头,与爹娘拜别,被喜婆搀着往外走,到了门槛边的时候,喜婆止住了脚步,早就准备好了的季寅初背对着季如嫣微微矮下了身,季如嫣在喜婆的帮助下,爬上了长兄的背。

“嫣儿,要好好的。”

“嗯。”季如嫣的声音之中,还带着刚才哭嫁时候的哽咽。

季府之外,锣鼓喧天,鞭炮不停,一身红袍的付景延早就已经在轿边等候。见季寅初背着身着火红嫁衣的季如嫣往外走,他忙迎了上去。

“大舅爷。”

季寅初抬眸看了他一眼,很想说堂还没拜,别乱叫,但他不是寅宸,还是很有分寸的,只道,“你稍稍让开些。”按理,他是该把妹妹送到轿前,然后再和付景延一道帮着嫣儿进轿子的。虽然其实也没几步路,但现在看着付景延,季寅初就是觉得……烦人。

垂眸看了眼极宽敞的地儿,付景延默默地往边上退了几步,把人家家里从小宠到大的妹妹娶回家,大舅爷的这点儿敌意,付景延还是很能理解的。

“嫣儿。”付景延稍稍落后季寅初一小步,跟在他身后走着,一同护着季如嫣。

“嗯。”季如嫣轻轻应了一声,嘴角带了笑。

到了轿边,付景延伸手就要去接他的新娘子,本该松手的季寅初却把自家妹妹往上托了托,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付景延冲他微微弯了腰,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要对我妹妹好,要是我知道你待她不好,我会马上把她接回家里来的。”至于接受委屈的妹妹回家之前胖揍一顿不合格的妹夫什么的,季寅初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他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了。

“大舅爷您放心,我肯定会待嫣儿好的。”所以,您可以松手了吗?

好容易把季如嫣送上了轿子,付景延大大地松了口气,顿时满面春风地翻身上了马。接下来,他要带着他的新娘子绕城一周,让京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付景延娶了季家如嫣为妻。

季家大门外,林睿一手抱着女儿,一手轻轻地搭在了杨柳肩膀上,“柳芽儿,委屈你了。”

林睿这话虽然说得没头没尾的,但杨柳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她只是摇了摇头,说不羡慕如嫣,那肯定是骗人的。但在当时,要让林睿做到如付景延这般风光迎娶,显然是不实际的,他们当初的情况并不允许。杨柳以为,他们现在的日子过得幸福也就罢了,过去的种种,如遗憾,如后悔,就都让它随着时间消散,她只要记得林睿为她做的,为她承受的,给她带来的幸福,那就可以了。她是个很知足的人。

杨柳摊开手,与林睿十指相扣,“好了,现在送嫁算是结束了,咱们去付府吧,诺宝和颜宝还要替他们姨母滚床呢!”

付夫人是听说过的,听说大儿媳和白家那位在外流落多年才寻回来的表姐长得极像。但在付夫人的印象里头,这除了双生姐妹之外,两个女子的血缘关系再近,也不至于会有多像,无非是感觉,眉眼相似之类。但杨柳的模样,真当出乎了付夫人的想象,这姑娘看着,就不像是大儿媳的表姐,说是一胎生的亲姐妹,她都能信,因为实在太像了。

惊讶之余,付夫人又更高兴了许多,在看到杨柳和林睿怀里抱着的两个粉雕玉砌的娃儿之后。杨柳的模样和大儿媳那么像,延儿长得也并不比林睿逊色,也就可以想见她未来的孙子、孙女会是如何的好模样了。

林诺和林颜继承了爹娘的好相貌,本就长得极好,这会儿被身上红彤彤的衣裳一衬托,更显得他们的皮肤白皙嫩滑,加上头上的虎头帽,脚下的虎头鞋,虎头虎脑的,可爱引人的不得了,付夫人这手开始有些痒痒,想抱抱。

“如嫣她表姐,那个,你累不累?累的话,我替你抱一会儿孩子?”

比起难伺候的诺宝,他们家颜宝会乖巧些。杨柳抱稳了怀里的儿子以后,飞快伸手指了指林睿怀里的女儿,“夫人不嫌弃的话,抱抱我们家颜宝吧,她比较乖,诺宝脾气有些坏。”

付夫人哪里会嫌弃,忙应了声好,然后从林睿那儿接过了林颜,接到怀里抱稳了之后,付夫人低头仔细看了看,“这小姑娘长得好,以后长大了,你们家门槛只怕要被媒婆踩烂的。”

杨柳笑了笑,没接话,孩子才丁点儿大,她根本就没想过她出嫁的场景。因为觉得太过遥远。

付夫人好似看出了她心中所想,有些怅然道:“今个儿是延儿成亲的日子,但我呢,总觉得有那么点不真实,好像昨天,我还抱着他哄呢,今天他就长大了,时间啊,过得快,很多事儿,你当时觉得遥远,但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听到付夫人这么一说,林睿遥想了下女儿出嫁时候的可能场景,也不用虚想,就把自己往今个儿嫁女儿的季家姨父身上那么一套,然后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孩子呢,抱是要抱的,但正事……付夫人也不会耽搁、忘怀。毕竟是儿子的人生大事。

诺宝和颜宝一个被放在喜床的床头,另一个被放在床尾,然后林睿和杨柳帮着他们慢慢朝着床中间滚。在家里的时候,杨柳有试过帮孩子们翻身,但都不像今天这般连续翻。颜宝和诺宝被滚着滚着,突然就高兴了起来,觉得这是爹娘在逗着他们玩儿,一个开始笑,另一个也跟着笑,然后开始比,比谁笑得大声,比谁笑得兴奋。笑着笑着,诺宝突然就没声了。准确地说,是没了笑声,由‘嗯’声替代了,杨柳低头看着他涨红了的脸,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章节目录

不复为妾(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空碗待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碗待饭并收藏不复为妾(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