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家静室,叶天云从坐功中缓缓醒来,舒服吁了口气,微睁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三张倾城倾国,关心焦切的脸,三位大美女见到叶天云醒来,异口同声地问:“你没事吧?”叶天云呵呵一笑,拍着宁倾城几乎要碰到他的脸,道:“哪会有什么事,你老公我可是铁打的。”宁倾城驳道:“刚刚不知是谁像一只死猪一样要人家背他回来?”饶是叶天云脸厚如墙,也脸色发红,嗔道:“好呀,你敢说你老公是猎,看我不好好惩罚你。”宁大小姐俏脸稍红,说:“我可没有说你哦,是你不打自招。”此言一出宁夫人跟孙红梅一起娇笑不己。

美/妇人头带金钗,雍容华贵,名贵的薄纱丝裙与萧惊鸿相得益彰,把她美好的身材展现无余,胸/部**高挺,仿如要破衣而出似的,两颗葡萄在纱裙之中若隐若现,纤腰如蛇,摇曳如杨柳,浑圆的臀/部在单薄的纱裙凸现她完美的线条,浑身散发着丰满,成熟,诱人的气息。经过叶天云的滋润,昔日的宁家美/妇脱胎换骨,娇艳迷人,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她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她的美丽。

孙大美女绝代娇娆,天使脸孔,魔鬼身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勾魂摄魄,一举一动,风情万种,是一个真正的尤物,浑身更散发着做为时尚服装大师的才华气息,气质与美貌完美结合,形成最致命的诱/惑,让人见了就禁不住要心生邪念,想着如何把她弄上床去。

两大美女腰肢乱颤,构成了世上一道最为迷人的风景,叶天云一看,眼睛不由直了,笑说道:“好呀,连你们两个也跟小丫头一起笑我,看我怎么惩罚你们。”说完双手一拉把眼前这两个气质各异,美丽无限的美女拉上床前,把她们压在身下。孙大美女装做很害怕的样子道:“你要做什么啊?”语气虽然很害怕,可是一双桃花媚眼却不时挑/逗着叶天云。

叶天云暧昧地看着她,笑道:“你说呢?”说话间一只手已伸进大美女的衣服内肆意地揉/捏把玩着她的身体。孙红梅扭了一下她曼妙的身子,肥嫩的双/峰在男人手中磨了一下,求道:“|奴家只是一介弱质女流,你可别欺奴家哦。”魅力四射的秋水眸,楚楚可怜,让人看了禁不住要把她搂在怀里好好庞爱一番。

后面的宁倾城打趣道:“孙姨,他最疼你了,怎么舍得惩罚你呢?无非也就是把你的衣服脱光了。”此言一出,叶天云与孙红梅两人脸色皆红,都想不到一向典雅的宁家大小姐会说出那种放荡淫秽的话。

叶天云右手后伸,也把娇嫩美少女搂了过来,让她躺在孙大美女与她母亲的中间,然后道:“口无摭拦的小丫头片子,今日看爹怎么惩罚你。”小美女一点都不怕,反而她已经发育完好的双/峰挺了一下,道:“来就来,我才不怕你了。”说完转头向身边的美/妇人道:“娘,以往我们都败给他,今天有孙姨在,我们一定要打败他,看他以后还敢在我们娘俩面前威风。”听着女儿那无所顾忌的话,绝色美/妇人一张脸红得胜火,羞赧不己,恨不得找个地方钻下去,嗔喊道:“城儿。”

孙红梅笑拍手称快地道:“鸿姐,我们还没有在一起侍候过一个男人,今天就合作一把,让她知道我们的厉害。”叶天云看着三个同仇敌忾的美女,哈哈一笑,道:“我正想领教呢?”稳重的美/妇人道:“天儿,明天就是你与夜无情决战之日,你这样会不会伤身体啊?”叶天云笑道:“哈哈,鸿姐,你的天儿是异人,做这种事是越做越有精神。”美/妇人闻言,瞧了叶天云**战意盎然的神兵利器,嗔道:“来就来,难道我们还会怕你不成。”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女妖精媚目含笑,玉手轻探,把男人那东西握手里,道:“你接招吧。”与此同时,宁家**也围了过来,女儿帮叶天云脱上衣,母亲则脱男人的裤子。那东西给女妖精那双妙手握在手里,温润,细腻的感觉从那东西传遍全身,钻心彻骨,叶天云不禁舒服哦的一声,**的神兵再大了几分。面对三位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大色狼最得意的武器==一张嘴跟两只手也没有闲着。她的嘴附在她面前的美/妇人**的胸脯上,轻吸着美/妇人那两颗凸现出来的艳红葡萄,手一只在天下男人梦中的女人身上抚摸着,感受着她的柔嫩,另一只手则向后,伸入绝色美少女的衣服内玩弄着她那对娇嫩的玉/峰。

美/妇人给男人一吸,呼吸急促,欲望的火浮上心头,不禁哦的一声,右手搭在男人身上,谨防自己浑身酥软而倒在地上。跟她母亲一样,男人的手一探上美少女的双/峰,她也发起娇滴滴,令人血液贲动的呻吟,曼妙的身体左右扭着,一只手放在男人肩上支撑身体。随着叶天云在她身体上的玩弄,孙大美女高挑的魔鬼身材慢慢转红,证嘴发出声声令人为之疯狂的娇吟,性感的身体因男人的挑/逗衣衫轻解,展现在男人面前。

宁家**在解叶天云衣服的时候,四只雪白纤细,晶莹温润的手也抚摸着叶天云精壮的身体,她们的动作痴迷温柔,叶天云给这对**花摸着,内心激动不己,心跳加快,浑浊的热气从鼻腔中呼出。一个美丽**,一个青春少女,她们是**,还是天下最富有的女人,天下间能有这种艳福和机会的绝无仅有,怎么叫男人激动。

美/妇人突然脸有一丝痛色,嗔道:“小宝宝别咬啊,你为什么老是爱咬我的小葡萄呢?”叶天云笑道:“因为姐姐的葡萄又大又甜啊。”美/妇人闻言,脸色一红,嗔道:“油嘴滑舌。”嘴上虽然那样说,但心里却欢喜得紧。美/妇人对自己全身体最满意的就是这一对葡萄了。她那对葡萄晶莹温润,散发着份红色的光茫,令人看了禁不住要咬上一口。

叶天云道:“姐姐,我说的可是真的。”说完解开美/妇人的衣裙,露出那对巍巍的**玉/峰。叶天云双手扶住它,大嘴一张,将右边的一只含在嘴里,边吸边道:“我不仅要在外面吸,还要在里面吃呢?”看着这个跟她女儿年纪差不多少的小男人这么痴迷她的身体,美/妇人心中骄傲不己,不觉把胸/部前挺,让那两只大葡萄更进一步地贴近男人的嘴巴。叶天云发现身后的美少女对他吸她母亲的葡萄很不满似的,忙问道:“乖女儿,你怎么了?”

有什么就说什么的美少女哼了一声,道:“爹爹真偏心,只吸娘的葡萄也不吸我的。”美/妇人闻言,娇躯一震,玉脸羞红,她实在想不到女儿会那样说。男人想不到美少女会吃她母亲的醋,哑然一笑,道:“乖女儿要孝顺爹,要爹吸你的葡萄就过来吧。”美少女闻言,高兴得有如一只小孔雀,跑到男人面前,解开她的罗裙,把一对已经非常茁壮的双/峰挺到叶天云面前。叶天云对‘乖女儿’的孝心当然全部笑纳了,嘴从她母亲的玉/峰离开,来到她峰上**,舔弄。两对玉/峰各有不同,男人一下子在母亲的胸上吸着,一下子在女儿的玉/峰上吮着,辗转来回,不亦乐呼。宁家**给男人吸得芳心乱颤,意乱情迷,两张玉嘴各自吐出高低不同,悦耳的呻吟。

而这时,在美少女解完男人的裤子后,孙大美女就如一只狗趴在地上,**着男人**狰狞的神兵。神兵在大美女嘴里不断澎涨,直把她涨得喘不过气来。曾经风流放荡的女妖精涨红着一张脸,怨恨地看着男人。男人看出大美女的不服,忙道:“好姐姐,你服侍我辛苦了,弟弟先安慰你。”说完把孙大美女抱上床去,粗暴地撕掉她的裙子,亵裤,硕大的坚/挺的神兵一挺而进。

这时宁家**中的母亲=成熟的贵妇人站在叶天云背后,把她引以为豪,挺**,没有因岁月而显得下垂的玉/峰男人的后背摩擦着,两只玉手伸到男人的面前,逗弄着男人胸前那两只小豆儿,她的女儿则在男人面前,男人激烈的吻着,她的玉手应孙大美女之邀在她的身体来回抚摸着,男人一边大美女身体挺动着,一边在美少女的肥嫩臀/部摸索着。美女的娇喘,男人的喘息相互交杂,构成世间最为动人的靡靡之音。

“啊啊,好弟弟,你弄得我好爽啊,哦,对对,就是哪里,用力地干我吧。”妖娆的大美女长发飞扬,香汗淋漓地乱喊着。她的声音娇媚至极,令人听了血液涌动,禁不住更加用力,更加勇猛。叶天云则粗暴地挺动着,嘴里粗暴地道:“我要干/死/你这个淫荡的女人,操到你起不来床。”孙大美女悍不畏死地道:“好呀,你把我干死吧,我就死在好弟弟的身下,让好弟弟一生一世都操着我。”风流的服装天才,**声淫荡至极,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会走火入魔的。

“哦,好爹爹,你摸得女儿好爽啊,哦,要把女儿的小臀臀揉碎了。”小美女身体乱捏,在男人怀里舒爽地笑着。叶天云笑道:“城儿,小乖乖你的屁股好嫩,摸上去好爽啊!”小美女笑道:“爹爹喜欢摸就摸吧,城儿永远给好爹爹摸。”

……………………

……………………

突然间,男人身下的大美女的娇躯紧绷嘴里喊道:“好弟弟你把我干得太爽了,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哦……我来了。”身体连连颤动,风流美女第三次达到**。叶天云笑道:“今天我还没够呢,不过我现在要安慰我的夫人跟女儿了,等一下再来找你。”说完把美/妇人跟美少女都拉了过来,让她们的身体叠在一起,芳草丛生的下体坚紧连相,形成世上独一无二的美妙丛林。看着两道勾魂的玉门玉液横流,泥泞不堪,叶天云知道是时候了,当下把硕大的东西先挺进美少女的身体里,笑道:“乖儿女,这下你该不会吃醋了吧!”美少女闻言,俏脸微红,看着在自己身体下的美/妇人,歉然地道:“娘,你不会怪我吧。”

美/妇人莞尔一笑,道:“傻孩子你是娘的女儿,娘怎么会怪你呢?”美少女笑道:“谢谢娘。”美/妇人搂在美少女,嗯了一声,道:“乖女儿,现在我们就好好侍候你爹吧。”话才说完,嘴里就满足喔的一声。原来叶天云己把神兵挺进她的身体里。美少女娇笑道:“会的,城儿从来都没有看到娘像此刻那么高兴,为了这个,城儿就会尽心尽力的服侍爹的。”

叶天云俯**亲吻了一下美/妇人,道:“夫人,谢谢你给了我这么一个懂事的好妻子。”美/妇人幸福地道:“弟弟,其实应该是惊鸿要谢你,谢谢你给了惊鸿新生。”说话间脸上流下了晶莹的泪水。美少女娇嗔道:“你们两个别谢来谢去了,爹你不是说今天要好好惩罚我跟娘吗?怎么还没有开始啊?”叶天云哈哈一笑,道:“小丫头片子,爹不发威,你还当爹是病猫啊!你接招吧。”说完把神兵抽离美/妇人,狠狠挺进她女儿的身体里。随即传来美少女的一声娇吟…………

至始至终这场战事,孙大美女都没有参与,因为她已经给叶天云弄得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自顾自在一边喘气气呢?叶天云在他**身上冲刺完后,又扑上了孙红梅,把这个天下男人的梦中情人压在身下好好挞伐。

叶天云刚出宁家大门时,对面就走来四位穿着黑衣,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势的壮汉。其中一位壮汉对叶天云抱拳道:“叶少侠,我家主人想请你去一下。”从气势上看,四人的武功都已经达到一种由内而外的巅峰境界,比当今一流高手还高一筹不止。叶天云心中暗想:“天下间,能有如此家人的,瘳瘳可数,当下问道:“你家主人是?”

那人道:“叶少侠去了就知道了。”时至今日,天下大乱,各方群雄逐鹿,神秘莫测的人物数不胜数,南宫世家既然有意江湖,就要尽量弄清各方人物的底细力理,好应对将来局势的变化,想此,叶天云道:“好,请诸位带路。”那四人点了一下头,把叶天云领至苏州城一处幽雅的庭院。月色之下,花园里,有一黑衣人立在天地之中,仿佛亘古以来从没有动过一般。

叶天云等人进来时,黑衣人缓缓转身,一张俊美邪异的脸庞映入叶天云眼中,那张脸完美至极,找不到一丝瑕疵,从他脸上你感受不到有众生丝毫的喜怒哀乐,但这并非说他的脸跟僵尸一样死板,没有任何表情,相反的,他的表情很丰富,只是很漠然,漠然世间的一切。

对他,叶天云脸上也很淡然,问;“不知阁下找叶某人前来有什么事情?”自从他修成乾坤天魔功后,心境修为更进一步,天地之间的人事物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动心了。黑衣人亦打量了一下叶天云,道:“我要你明天退出比赛。”语气淡淡,但有一种令人非尊从不可的意思。叶天云听言,脸上突然笑了,笑看着黑衣人,道:“你真会开玩笑。”

黑衣人看叶天云笑了,数十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笑,因为众生面对他只有臣服与谦卑,漠然一切的脸瞬间一阵剧烈的扭动,冷冷地道:“你不答应?”叶天云道:“答应你,我才是大傻瓜呢?”黑衣人道:“财富与女人我都可以补偿你,而且比宁家给你的还多。”他又是那种半死不活的语气。叶天云笑道:“我一向不喜欢别人给我的东西,我要的我自己会去争取。”

黑衣人闻言,脸色又是一变,冷冷地看着叶天云,道:“你不答应?”他首次用冰冷的语气跟叶天云说话,空气瞬间凝结,花草感受到他的冰冷都凝霜结雪。叶天云只感两道有如实质的眼神射向自己,那种感觉有如利剑加身,很不好受,体内的真气受到他的牵动紊乱不堪,忙运起‘乾坤天魔功’平复身体凌乱的气机,一会儿之后,真气重新安抚下来。叶天云长长吁了口气道:“话我已经说得很明白。”

这时刚刚领叶天云进来的的家人对叶天云喝道:“大胆,你敢对我主公那样说话。”叶天云呵呵一笑,道:“叶某素来胆大。”黑衣人如冰的脸上刹然一笑,道:“你的胆子是很大,不过也太自不量力了。”说完也不见他有何动作,身体就已经在叶天云面前,仿如凭空出现一般,气势若山压向了叶天云。

叶天云一点也没有退切,乾坤天魔功运转全身,心如明镜,万物不为所动,全身上下浑然天成,没有一丝可乘之机,迎上黑衣人的目光,笑道:“是吗?叶某今生还从来没有怕过哪个人,连你也例外。”说完‘乾坤天魔功’有如决堤的黄河之水汹涌而出,立时把黑衣人的气势压了回去。

黑衣人闻言有若寒星的双眼闪过一丝明亮的冷茫,道:“你找死。”说完右手探出,瞬间仿如整个空间的力量都在他手上,沉稳若岳地朝男人肩上抓去。叶天云实在想不到这个黑衣人这么恐怖,居然能借天地浩然之力,面对他那蕴含宏大,不可抗拒力量的一抓,心中也是没底,不知能不能抓住他,拼了,运起全身全力,推出一掌。天地之间,寂然静虚,唯有叶天云推出去的手臂跟黑衣人的一抓。黑衣人的力量仿如没有止境,依然在无限的攀升。手越推越出,叶天云的信心一点点的流失,面对黑衣人那博大的天地之力,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手掌跟黑衣人的手抓相碰时,就是他被天地之力淹没之时。

高手之对决,信心犹为重要,信心一动摇,必败无疑。有时候高手决斗,力量并不是最重要的,信心才是决定胜败的关健。这种例子在武史上很多,如昔日天刀跟魔尊的天一峰之战。叶天云的信心一篑散,气势立弱,黑衣人的力量疯狂地涌向叶天云。叶天云的脸色慢慢的……就在这时,天空七彩灿烂,一股宏大,柔和的力量挡在叶天云身前,叶天云整个人初托在一边,那股宏大柔和的力量迎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见此,一向无视一切的脸勃然大变,道:“虚玉影你又坏我好事!”

虚空中传来一清幽的天籁:“暗无情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与你无怨无仇,你何必杀他呢?”话落,空中冉冉降下一位柳眉凤目,容貌无双,端庄圣洁,凛然不可侵犯的女子。轻风中,七彩霞衣飘飘,浩然眇眇,有如天下的仙子。好色的男人见到这个比他以往所见识的女子都漂亮,或许只有他在百花谷内见到的那个女子才可以与她相比的女人首次没有什么不轨的心理,心清纯至极,有一种抑制不住要膜顶崇拜的冲动。

叶天云心里也暗暗奇怪:“这暗无情是何许人也,为什么从未听说过,看他的武功比那些所谓的黑榜高手更高。虚玉影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心中暗叹武林真是卧龙藏虎,一山还有一山高。

暗无情哼了声,道:“我本好言相劝,要他退出明天宁家的比武大赛,可是……他在自找死路。”

虚玉影幽幽地道:“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一切自然最好。”说完想起什么似的,哦了声,道:“夜无情,莫非是她的儿子,想不到这么多年来你还是没有忘了她,现在竟亲自出手要帮他的儿子。”

暗无情道:“道魔本殊途,我魔家的事情不用你来管。今天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杀了他,替情儿扫去一切障碍。”虚玉影叹了口气道:“暗无情,天道无处不在,一切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夜无情若真的跟宁家小姐有缘的话,谁有抢她不走。”

暗无情嘿嘿一笑,道:“那是你们道家的话,我魔门所讲的力量主宰一切,而非什么狗屁天道,神挡者杀神,佛阻者屠佛。一切唯我魔主宰。”

虚玉影幽幽叹了口气,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你杀他的。”

暗无情哼了一声,道:“你欲破坏昔日‘神魔之约’。”

虚玉影笑道:“我已脱离太虚宫,已非道家之人。倒是你,无故插手武界之事,若是让神魔联盟知道了,你的罪责可不轻啊?”

暗无情闻言,脸色一变,犹豫了许久,才道:“好,今天我可以走,叶小子,你最好别伤了无情,否则到时老夫纵算负毁约之责也要杀了你。”

叶天云笑道:“叶某人出手一向是非死即伤的。”那神情一点也不怕他。暗无情闻言,脸色一变,就要再出手教训这个狂妄之人,可是待他看到叶天云的笑意时,才知道他在耍他的。

叶天云也不是笨蛋,从刚刚交手的情况看,他知道暗无情的武功高得恐怖,他是得罪不起的,若真的惹恼了他,他杀上南宫家,到时不知是何等的惨境。暗无情走后,仙子也要起身,叶天云忙叫住他。虚玉影回头过来看着男,问道:“你有什么事吗?”近距离观看着这个只属于天上的美女,叶天云又是一呆,双目直直地盯着虚玉影看,嘴角口水横流。

淡然的仙子给他一看,雪白的玉颊浮上一丝嫣红,噗哧一笑。笑声惊醒了沉醉中的叶天云。叶天云也是机智之人,听闻仙子美人问话,忙道:“天云谢谢仙子今日的救命之恩。”

虚玉影淡然地道:“不用了,我救你也纯属偶然。”

叶天云道:“不行,古人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请问仙子仙乡何处?”

虚玉影娇笑道:“这救命之恩跟我住在哪里有什么关系啊?”

叶天云一边偷瞧着因娇笑,显得更加美丽的仙子,一边竭力在这个好像无所不知的仙子面前隐藏自已的私心,脸上一副有道理的样子道:“当然有关系了。仙子救了我,我改天定当备厚礼上山答谢仙子。”听闻仙人都是住在山上的。

虚玉影道:“不用了,我们修道之人餐风饮露,外物于我等并无多大用处。”说话间突然发现这个人间的小男人竟偷偷看着她,玉脸不由红了起来了。她心中也暗想:“我修道多年,一颗心清静无为,今天这是怎么了,给这个小男人一看,脸竟然红了。男人闻言失望地叹了口气,道:“好吧,仙子于叶某的恩惠,叶某会记在心里的。”

虚玉影看到男人这个样子,心有不忍,道:“好吧,我告诉你好了,我住在华山。”自己这是怎么了?在玉尘离去后,自己修道多年,一颗心浑然无物,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心有所不不忍叶天云一听,欣喜道:“那我改天去找你。”

虚玉影愣然地道:“你找我做什么?”

叶天云一听,心中暗想:“对啊,自己找她做什么啊?”想此一张脸红得胜火,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给妈妈知道了似的。虚玉影淡笑道:“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说完人如轻风,冉冉向西飞去。七彩的霞衣在空中闪烁着灿烂的光茫。叶天云呆呆地站着,愣然地望着飞向远处的虚玉影,在这时耳边,传来虚玉影那如天籁的声音:“夜无情有着雄厚的背景,以你现在的武功还没有办法应付他们,你暂时先不要伤他。”

叶天云听到这话,脸现喜色比得到什么宝贝更高兴,喃喃自语地道:“原来她担心我啊!”自做多情的叶天云一路蹦蹦跳跳地回谢玉华的情报中心。

在陈素梅哪里,叶天云也把今天从暗无情那里听到的什么‘神魔之约’,‘神魔联盟’问陈素梅,一向对江湖历史知之堪祥的陈素梅听到那些也是一脸茫然,不知所以。最后两人都觉得武林中除现有这些人外,尚有一些超然存在,如今天神秘出现的暗无情,虚玉影。他们感觉武林真是广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不是盖的,还是有一定的先见之明的。纵是自创出‘乾坤天魔功’的叶天云此时觉得自己有点渺小了,在倘大的武林中,有如沧海一粟,不再是什么高不可及的天榜十大高手了。

明天就是与夜无情的决战之日了,叶天云首次没有跟陈素梅在‘一起’而是独自一个人静室里冥想。

第二卷

魔欲篇

第五章

倾城**之完美结束篇

叶天云当初创‘乾坤天魔功‘只是想将金刚不坏禅功跟体内那道玄妙的气息(他并不知道他体内拥有无数魔家弟子做梦都想得到情/欲魔种)融合在一起而已。金刚不坏禅功乃是昔日公孙融百家武学而成,可以说是集天下武功的精华,其中的玄妙,叶天云修习多年都还没有全部领悟出来,而魔种呢,它是武学史上一种最为玄妙的东西跟修道之人的‘元神’有异曲同工之妙,至高无上。当今武林许多修炼魔功的人,穷一生之力都无法练成魔种,那种魔种亦只是魔种中最下乘的后天魔种,先天魔种则是魔家至尊无上的存在。传闻拥用了先天魔种就可以立身成魔,无所不能,无所不在。乾坤天魔功是叶天云融合武林史上最为博大的武功最为神秘存在的东西而成,它的功用,只能用神奇来说。

叶天云一入冥想,博大的神功便自动运转起来,向玄妙未知的领域继续前进,突然男人想起阴阳双修大法中的阴阳之力。出于习惯,叶天云对敌时,一般都是使用‘金刚不坏禅功’,霸道刚猛的一枪就把对方打回老家了,很少动用阴阳之力。而眼下,高手辈出,自己唯有不断地增加实力才能保命,进而保护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已的人。精进实力唯有动用自己所学的一切,发挥他们全部的功用。叶天云一想起,便迫不急待地同时运转‘阴阳大法’的真气跟‘乾坤天魔功‘心法。慢慢的丹田中升起三道真气,一股柔和略带霸道,那是乾坤天魔功的真气,一股炽热,一股阴寒,那是阴阳大法的阴阳真力。

叶天云所学的一切都是自己闭门造车,并没有师长告诉他一些习练武功的禁忌。这些禁忌除了‘五行相克,阴阳相冲’外就是人的体质跟心法的关系。比如有一些天生体质潺弱的人,他们就没有办法修习一些阳刚霸道的功夫,若强行修练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走火入魔,一命呜呼。所以每个人习武功时,他们的师长都会根据他们的体质送一门适合他们修练的心法。正常情况下,一个武才一生只能修习一种心法,因为如果修练两种的话,真气便会冲突,轻者经脉尽断,重者粉骨碎骨,魂飞魄散。当然在武林史上,修习两门心法的人是有的,但那种要有极为特殊的机缘,经过九死一生才可成就的;从来没有人同时修练三种心法的,因为就算你再强悍的**也没有办法承受得了三种真气冲突反噬所带来的后果。

叶天云不知这种禁忌,三种各走极端的真气一起涌现,属性截然不同的三种真气充斥体内,相互**,争斗做真气的霸主,一时间真气在体内乱蹿,直欲把他的经脉绞碎,疼痛撕心裂肺,一点点吞噬他的灵智。叶天云知道此时不凝神静气,驾驭好体内的真气,那自己就完蛋了,很有可能粉身碎骨。想此,叶天云从疼痛中疑聚起自己全身的精神,以无上意念引导三股真气,让他们慢慢融合。慢慢的,三股真气在他体内,由争头,慢慢变成朋友,最终结成兄弟,亲如一家。最后,一股博大神奇的真气由丹田内升起,分成二流,一廷任脉,一廷督脉向上运行,冲破灵台。叶天云瞬时觉得自己的灵台穴给两股真气破了一个口子,虚空中一丝温和的气息慢慢地流进体内,以玄妙的运行方法运转体内。真气过处,每个地方都凝实无比,充满力量,如沐春风,舒畅至极。

至此,叶天云始步入武学大道的先天之门。先天境界又称天地之门,可引天地之力为其所用,是进军无上武道的一道门槛,在武林中,有很多人大智者穷极一生之力都没有领悟道先天境界。要成就先天之门,武功与机缘少一不可。叶天云强行融合三大神功,而成就了他的先天境界。笔者述来极为简单,实则繁杂无比,稍有不慎,必走火放魔。

先天之门最大的用处便是可吸天地之力为己所用,威力大至无限。在一定程度上,傲天的毒龙剑也算是先天之门的武学。它借用的是天地阴毒力量。

天地博大,养万物,其中无奇不用,这天地之力存于天地间,非常之多,有金木水火土的五行之力,有植物的精华之力……有无数种,但其中最宏大,最精妙的当属阴阳之力。道家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阴阳之力是造就天地万物的本源力量。叶天云以魔种,金刚不坏禅功,阴阳双修大法三大神功强行开启天地之门,其中有一种真气便是后天的阴阳真气,天地之门开启后,阴阳真气后天而至先天,叶天云的天地之门所借的天地之力便是天地之间最为神秘的阴阳之力。

叶天云知道新成的神功在帮他洗髓筏筋,这种机会千载难逢,当下全力摧动这新成的神功运行全身,一次,两次,无数次……叶天云的身体一次次加强。武学大家紫气东来说:强悍的身体才是修习任何气功心法的基础。运功的叶天云白光缭绕,浑身散发着晶莹似玉的光泽,仿如神仙中人。不过这个神仙有力分诡异之气就是了。叶天云这一次运功直到天亮才醒了过来。醒来后,他马上到比武擂台。

台上,夜无情已等候多时了,一日不见,叶天云觉得夜无情变得很多。原本一张冷冰冰的脸有了生气,仿如初生的婴儿懂得了人世喜怒哀乐,没有以前的锋茫必露,只是静静的,有如一个普通的少年一样,看不出他身怀什么绝世神功。叶天云看见他,知道:夜无情的魔功已有了关键的突顾。

夜无情看着对面的叶天云,笑道:“你来了,我等你多时了。”那笑以磅大的杀机推动,给了叶天云一种毛骨耸然的感觉。叶天云笑道:“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夜无情还是笑道:“没关系,你在世上的时间不多了,让你多吸点新鲜的空气,多看看这个世界,那也算是我的一种慈悲吧。”面对他,叶天云感觉就如面一个杀人魔王似的。叶天云笑道:“是吗?我的命除了我不想要了,还没有人可以杀得了我。”

夜无情慢吞吞地道:“是吗?”说完不知从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一套薄啸蝉翼的黑色手套,一只手一只地带上那黑色的手套。黑色的手套散发着如黑暗的光茫,在白光之下,色彩夺目。叶天云随随便便摆了个姿式,道:“有很多人他们都不相信我的话,最终他们都吃亏了。”

夜无情突然严谨地道:“我不会吃亏的,因为我是最强的。”说完涮的一声,已出现在叶天云面前,漆黑如墨的手掌朝叶天云胸前打去,空间中已布满他‘大天魔手’的力场,令人难移分毫,在他面前只有静等宰割。

叶天云只感自己好像给人定住一般,身体不能动弹,在电光火石之间,夜无情的手已经临体,碰的一声,叶啸天结结实实承受了夜无情一掌,整个人后退了五六步,难言的痛苦由中掌处弥漫全身。

叶天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高手会一招死在夜无情掌下,心中震惊:“天下间竟有这等封固空间的神奇武学。”夜无情睁大着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叶天云,他想不到叶天云硬生生承受他八层功力的一掌竟然没有事情。最起码也应该吐口血表示表示。

上面那些说来费事,其实只是一瞬之间发生的事情而已,夜无情在叶天云站定后,又涮的一声,施展那神出鬼没的身法出现在叶天云身前,当胸又是一掌。这一次又打实了,叶天云连续后退了五六步,不同的这一次男人嘴角溢出一丝血丝。他奶奶的,这‘大天魔手’真不是好玩的。夜无情见此,嘴有闪过一丝狞笑。

时间就是机会,在叶天云刚站好时,夜无情又上来了,不过这一次并没有成功,待他手掌以为可以打中叶天云时,眼前的叶天云竟凭空消失了。在惊愣之时,左腰处传来一丝如被尖锥刺中的疼痛,那痛以‘中处’为中心迅速弥漫四周,肌肤仿佛就要裂开一般。这时传来叶天云森寒的声音:“事可一,可二,但绝不可再三,你以同样的招数攻我三招,岂不可笑,你的自信注定的你的失败。”原来叶天云已经看出了夜无情‘大天魔手’的玄妙,从他封锁的气机的最弱处逃开,并以融合碎玉神掌的霸王绝加以反击。

这一次夜无情同样给叶天云一个很大的震惊,中了他无坚不破的霸王绝的夜无情并没有如他预料那般倒下去,看上去一点事情也没有。

夜无情回过头来,冷眼看着叶天云,自信满满地道:“我是不会失败的,你再接我这一招试试。”说完他的双手玄妙的舞动,瞬间,狂风,黑云缭绕在他的身体四周,他手上那双‘追魂手套’更加黑亮,闪发着追魂夺命光茫,凌厉的气机有如无数支利箭牢牢锁定叶天云。夜无情长发飞扬,黑气隐隐中,他的一张脸狰狞无比,双手乱抓,有如魔王一般。这一次他的动作,一步一步地逼近叶天云,脚每踏一步,便会发出一声宏大的声音,大地给他一踏都震了一下,来回晃荡。

叶天云直觉周身有无数条形真气牢牢捆住了他,这一招空间封锁比夜无情刚施展的那一招不知更玄妙了多少倍,夜无情的双手看似杂乱无章的抓动,实则每一招都封住了他的进攻退路。无形的压力有如大海之浪一波又波涌向他,压得他直欲喘不过气来,金刚不坏禅功,跟阴阳双修大法的真气俱被压制在丹田之内。压力越来越大,叶天云感觉在重重的压力之下,他整个人要萎缩了,在这时,心海深处又升起一股玄妙,永远不灭的气息,那气息一路上升,流转四肢百脉,气息一过,压力立减。慢慢的,丹田内的阴阳真力跟金刚真气也跟着神秘气息运转,最后三股真气收于丹田,合而为一,成为一股宏大浩然的真气,头顶灵台穴开,天地之间最为博大的阴阳之力,源源不绝流入身体,轰的一声,束在周身的真气一轰而散,无限的阴阳之力继续在攀升,在意念的引导下,一起涌向双手,碰的一声,叶天云的双掌跟夜无情的魔抓在虚空中相撞了,一声震天动地大响过后,天地剧烈颤抖,叶天云立于原地,夜无情则被震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叶天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想不到新创的神功威力竟然这样大,当下哈哈一笑,道:“夜无情你有何话说?”夜无情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恨恨地看着叶天云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之耻,夜无情终会讨回来的。”说完擦掉嘴角的血丝,一瘸一拐地走了。台下的人看到这个出乎意外的结果,纷纷目瞪口呆,有些江湖门派更派门人去搜查叶天云底细。这一次宁家比武招亲,惊奇很多,其中最大的惊奇便是叶武一个无名小卒竟连败江湖新生的恐怖人物神秘剑客无名,与声名如日中天的魔道青年第一高手夜无情,赢得美人归。

叶天云打败夜无情后,台下的宁倾城欣喜若狂冲上台下紧紧抱着叶天云,眼中激动的泪水横流,叶天云紧紧搂抱这个出身于富贵之家的天之骄女,说:“城儿,我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从今开始你就只属于我了。”宁倾城嗯的一声,道:“城儿一生一世都嘱于云儿的。”叶天云突然笑道:“不要叫云儿,应该要叫爹。”宁倾城闻言,脸色一红,嗔道:“才不要呢,娘又不在你这边。”

叶天云哈哈一笑,道:“那我们回去找**。”说完搂着宁倾城施展升级版的极道如意身法,御风飞行,一会儿就到宁家了。下人告之宁夫人此刻正在书房处理事务呢。叶天云闻言,喜道:“**在书房,我们去找他吧。”两人径直来到书房,这里是宁夫人平日处理宁家大小事务的地方。

在书房内,雍容的美/妇人正专心致志处理着宁家各地商号汇报上来的一些事情,以致于连叶天云跟她女儿进来都不知道。全情投于工作的美/妇人此时显得更加美丽,叶天云看了欲/火中烧,悄然来到美/妇人身后,从后面抱着她,手伸入衣内,抚摸着她貌前那对高耸柔嫩的玉/峰。从叶天云手伸进去她衣服内时,美/妇人就知道来人是谁了,天下间也只有他敢这样无所顾忌地把手放进她这个宁家主人的衣服内,肆意玩弄着她的身体,当下嗔道:“小宝别闹,鸿儿还要做事情呢?”



章节目录

美人录(元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元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血并收藏美人录(元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