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可以回京就领证结婚。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段林白说完,略显尴尬瞄了眼身侧的人,却看到许佳木居然低头在憋着笑。

艹哦,这女人几个意思,自己那么认真和她求婚领证,她笑屁哦。

这情形让他有些窘迫,扭头看她,刚要发作,许佳木却忽然靠了过来,伸手扶上他的额头……

他本来体温也挺正常的,可她神情专注,柔波春水般的眸子,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她手指摸了摸他的额头。

许佳木腹诽:也没发烧啊,莫不是脑子里面有病?

结婚领证这种事,是能随便乱说的?

段林白此刻却在想:这么近哦,她皮肤好得好像连毛孔都是隐形的,想亲一口。

心底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让他体温不自觉攀升了些。

许佳木手心可感,敏锐的察觉到他体温的变化,似乎是猜到了什么,撤开手,额头贴着……

段林白当时心底已经开始叫嚣了。

超级鸡冻怎么回事!

“你额头问题有点高。”她声音也是又柔又软的,“你真的想和我领证啊?”

“废话,你以为我是和你开……”

他话没说完,额头就被人轻轻嘬了口。

因为车厢过于安静,许佳木又没把握住分寸。

轻轻的“啵——”了声,许佳木略窘得回到了位置上。

段林白则咳嗽两声:

我去,他这是被媳妇儿撩了?

心底美滋滋!

某人倒是红着脸,摸了摸额头,咳嗽两声,戳了戳她的胳膊。

“做什么?”

话音未落,她听到安全带解开的“啪嗒——”声,身侧的人就倾身贴了过去。

……

许佳木可能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一个男人在车里这般接吻。

她也幻想过,自己以后会和什么样的男人共度余生,就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磨人的东西。

段林白亲够了,也满足了,驱车往收费站走,还不忘问了句,“你真的不想和我去领证结婚啊?”

许佳木无奈一下,“太快了。”

段林白郁闷!

老子在心里,已经和你过完一生了,都特么儿孙满堂了,怎么快了?

“你真的没谈过恋爱?”许佳木偏头看他。

“不信我?”

“你上学时候不是给人写过情书?”

段林白尴尬地咳嗽两声,没作声。

“然后呢?你们没有任何发展?”她在段家有幸见过段林白小时候的照片,自小就白,加上从小学音乐,有点贵公子的感觉,长得又好看,应该不少人喜欢。

主动写情书,怕是没几个女生受得住。

“有啊,她给回来一封信。”

“写了什么?”许佳木一副八卦脸。

“信封里还装了一封信和一个纸条,上面写着:‘能不能麻烦你把信交给傅沉学长。’”傅沉和段林白不是同岁,而且他跳了级,与他不在一个年级,但大家都知道他们关系好。

许佳木扑哧笑出声,“你把信交给三爷了?”

“给了啊,傅沉那厮看没看我就不清楚了。”

“是不是觉得很受伤?”

“也还好吧,主要是觉得她眼睛太瞎,爱不起来了。”

段林白借着这个由头,和她说了不少以前的趣事,一路上氛围非常不错,许佳木本想直接回学校,中途却接到了段林白母亲的电话,让她去家里吃饭。

段家人都是急性子,风风火火,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就把事情定了。

京寒川回京后,订好了时间餐厅才通知群里每个人,周六晚上七点。

宋风晚中午在傅家老宅吃的饭,傍晚的时候,跟着余漫兮,带着小渔去游了泳,虽然只有几个月,她已经学会蹬腿了,她站在边上盯着看,眼睛发亮。

“好可爱。”

“你和三叔准备什么时候结婚要孩子?”余漫兮看着她。

“我还没毕业,不急。”

“现在大学也能结婚啊,领证还能加学分。”余漫兮调侃。

宋风晚抿嘴笑着,她还真没想过。

傅沉与傅斯年原打算来接她们一块儿去餐厅,不过余漫兮还得给傅渔喂奶什么的,有些繁琐的事需要处理,就让他们先去,随后她开车和宋风晚一块儿去。

大家都提前订了时间,早些过去,不过余漫兮车子开到半路,瞧着周围没人,让宋风晚练了下手。

她考了驾照,却极少摸车上路,动作慢得像是乌龟爬。

所以除却她俩,大家都到了。

许佳木和傅沉、京寒川都是认识的,只是过程都比较尴尬,一次是被傅沉发现她把段林白给打了,另一侧则是当着京寒川的面,把段林白又给揍了。

不过她怎么都没想到,京寒川的女朋友会是许鸢飞。

两人同姓,系属同宗,却压根不认识,过年的时候,父母还带着她去岭南求人,这让她再度看到许鸢飞的时候,总是稍显局促。

“你好,又见面了。”许鸢飞笑着先打了招呼。

“这是许鸢飞,你们应该认识的,今晚她和寒川两口子请客。”段林白给她接受。

“恭喜。”许佳木也算大方,和她握了手,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女生,自然而然坐到了一起。

段林白又把傅沉等人依次给她介绍,几人就闲聊开了。

可能是心境不同,许佳木觉着傅沉等人,似乎也不若以前那般高不可攀,也是普通人。

许鸢飞与许佳木两人本来不太熟,只是女生之间,总有一些感兴趣的话题,比如说都喜欢某个明星。

两人就好像失散多年的姐妹,瞬间关系就拉近了。

京寒川喝了口水,默默拿出手机百度了那个明星的名字。

某个四十多的大叔,他略微蹙眉,现在的小姑娘都好这口?

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傅沉,难怪宋小姐会喜欢他了?

都喜欢这么年长的?

傅沉压根不知他在心底编排自己。

偏头凑到段林白耳边,“你小舅子在这个餐厅。”

“嗯?”

段林白挑了下眉,压着声音,“许乾?”

“我之前和晚晚吃饭碰到过,不知道现在在不在了?”

段林白点着头,许乾的事都是蒋二少负责的,他与自己说了,在哪家餐厅,但他没怎么记在心上。

餐厅那么大,而且他们这种包厢,通常都是专人负责,不会交给许乾这种新手,估计是碰不到的。

而此时许佳木起身准备去洗手间。

“我陪你!”许鸢飞也跟着一块儿去了。

一个包厢就剩下四个大男人,几人面面相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女生上个洗手间,喜欢成群结队的。

……

宋风晚与余漫兮到餐厅的时候,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往包厢走,这都没过去,就瞧见一个穿着西装的领班,带着几个男服务生,一边和他们道歉借路,一边往走廊深处走。

两人对视一眼,走近些,才听到里面传来争执声。

“走吧。”余漫兮拉着宋风晚的手腕,准备将她带走,她不大爱凑热闹,一群人闹哄哄的,现在科技发达,一点小事,就有人拍照录像传上网,她也算是公众人物,更不想凑热闹。

“二位,不好意思,那边有客人醉酒,发生了点小争执,您们往这边请。”领路的服务生说话非常客气,也担心给他们造成不愉快的用餐体验。

只是两人没走几步,就听到了略显熟悉的声音。

互看一眼,还是决定转身去看一下。

傅沉一群人原本还在包厢里聊天,推门进来的是京家人:“六爷,少夫人那边出了点状况,您要不要去看看?”

京家人从善如流,称呼都改了。

京寒川起身,“出什么事了?”

“您去看看就懂了。”

“我媳妇儿呢?”段林白忽然紧张起来,毕竟许佳木是和她一块儿出去的。

“也有事。”

段林白心底骂了句卧槽,就起身要往外走,傅沉与傅斯年对视一眼,有种置身事外的淡定,可是紧接着那人又说了句:“傅家少夫人与宋小姐也在。”

好嘛,谁都坐不住了!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天变热了,每天脑袋都昏昏沉沉的,每天都不清醒,嗷嗷——

佳木小姐姐家里的事处理一下,傅宝宝就要提上日程了,很快的,别急呀~

章节目录

傅沉宋风晚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傅沉宋风晚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