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跪地叩头行礼,站起身,从含笑的内侍手里接过圣旨之时,脑子里还有些恍惚。

八月十四,进宫为及笄的高阳公主领颂佛经……

就是说,可以再见到她?

我心头怦然而动,忍不住一阵暗自欢喜。这半月以来,在寺里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日日晨钟暮鼓青灯礼佛,只是终究还是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同了。

发觉那抹倩影在脑海里,有时竟能替代佛祖的位置,我惶恐到无以复加,却又有隐秘的小小欢喜。

不得不承认,半个月没见,我……十分挂念她。

抬起眼,却瞥见师父道岳禅师阴沉的脸色,心下一沉,连忙做眼观鼻鼻观心状,再不敢胡思乱想。

日子有了期盼,便过得快了些。八月十四很快便到了,我和早已遴选出的二百名杰出僧人一道在寺里候着。到了辰正时分,宫里来了人,接引我们入了宫。

我站在所有人之后,环视身周开阔的广场和雄浑古朴的宫殿,这里……便是她曾经居住生活过的地方吗?

远处有静鞭响过,一群人迤逦而来,为首之人凤表龙姿,正冲着身边人爽朗大笑,正是当今圣上。

双手在广阔的僧袍大袖之下攥紧,额上渗出细汗,心跳也在加快,却不是因为头回面圣,而是因为站在陛□旁的——她。

她今天格外漂亮,穿着绣满了彩云金凤的朝服,盛装雍容,缓缓走来。这锦绣辉煌衬得她年轻的面庞有一种高傲又尊荣的美,浑身上下好像发出了光来,令人无法直视。

呆看了一阵,我忽然低下头去,不知怎的就涌上自惭形秽之感。

这样的她……高居云端的飞天神女一般……又岂是我这六根不净的和尚所能肖想的?

越这样想,心情就越发低落,竟没有察觉他们越走越近,直到内侍一声宣我见驾,我才回过神来。

于是便上前行大礼,努力维持住平静的神色,目光在她面颊上扫过,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皇上心情很好的样子,亲口赞了我几句,又赐了我袈裟钵盂,我茫茫然谢恩接过,却不小心扫过她火红的裙裾,一时仿佛魂飞天外了。

而后,走到香案前,领众僧诵《妙法莲华经》,铜炉里燃着沉水檀香,袅袅青烟缓缓升起消弭于天际,我心神恍惚,只知道木然诵读手中书本的字句,她在旁巧笑嫣然,似乎跟陛下说了些什么,而后一行人又缓缓离去。

“可是等行完了笄礼,我……我便要与那人入洞房了。”离别那日,她落寞的低语仿佛犹在耳畔。

心下一阵酸痛和没来由的怒火,手指一紧,洁白的书页都被我弄皱了。

晌午一过,我们便回了寺里。直到第二日早上,这段时间我都在恍恍惚惚中度过,到了夜里,迷迷糊糊睡下,不知过了多久,却猛然被梦境惊醒。

那……那是怎样一个梦啊。

【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

唇角浮起苦笑,却是再也睡不着。只得到院中冲了个冷水澡,而后坐在佛前的蒲团上,焚香诵经直到天明。

第二日,仍是很早便到了宫里诵经,她神情平淡地与我打了个招呼,便进了屋子。那名内侍在旁盯得甚紧,我连回望一眼她的背影都是不能。

直到诵经结束,她都没有再露面,今日是最后一次诵经,就这样……回去了吗?

心下淡淡失落和遗憾。

忽然,一个青衣婢女走了出来,我认出那是跟随在她身边服侍的一个丫鬟,不由激动起来。

“公主请辩机师父往翊徽殿后竹林叙话,尚有佛理要向师父讨教。”她躬身一礼,似笑非笑道。

我忍不住扬起唇角,却又生怕旁人觑见了那点心思,连忙合十还礼,向同行的师兄弟们嘱咐了几句,便随着她向殿后走去。

一路分花拂柳,穿过凄清萧疏的竹林,我远远望见了她的身影。

背影袅娜纤细,微微仰头出神,修长的脖颈勾勒出优美的曲线。

我的心咚咚跳起来,有些无措,却还是故作镇定地与她寒暄,却发现自己竟没什么理由来见她,急中生智,从怀里掏出那件纯青的璎珞递了过去,只道是无意中捡到的。

我一直贴身带着那小东西。

她脸上泛起美丽的红晕,眼眸亮晶晶地,微笑道:“这的确是我的东西,不过,既然——”

我不知她要说什么,只是忽然一阵没来由地慌乱,连忙打断她道:“……养病之时又是昏昏沉沉,竟就将此事给忘了。直到昨日见到公主,方才想起此事……”

拙劣的借口,只为掩饰那夜夜莫名的思念和痛苦。

她眨了眨眼睛,眸中明亮的光芒黯淡下去,伸手拿过了那枚璎珞,洁白如玉的指尖触到我掌心,我只觉浑身都战栗了,连忙缩回了手。

忽然,她又抬眼望向我,面上是满不在乎的笑意,紧攥的手却泄露了她的紧张:“辩机,若我说,那个令我爱而不得、堕入情障的人是你,你会怎样?”

我呼吸猛地一滞,忍不住心中一荡,怦然狂跳,一股绵密的喜意和甜蜜的滋味不受控制地弥漫开来,虽然早有察觉,但听她这样直白地表达出来,还是忍不住的一阵欣喜。

她……也存着和我一般的心思吗?

我呼吸有些急促,可转眼便看到她云鬓上名贵华丽的明珠金凤步摇,那……是她公主身份的象征。

她是金枝玉叶,我只不过是个僧人,我们……又怎么可能呢。

师父自小的教诲、玄奘大师慈和的面容,还有佛祖悲悯的面庞在脑海中飞快闪过,我心头一阵痛苦懊悔,抬眼看到她隐隐带着希冀的眼神,忽然没来由的一阵怨怼,伤害的话语脱口而出:“小僧已身在空门,此身、此心,皆属我佛,公主与小僧说这等话,想来是大大的错了。”

她轻轻垂下头,唇角露出苦笑,我看着仍是不由自主一阵心疼。

然而,这静谧之地终究还是闯进了人来。

来人似乎身份极贵,她神情中掠过一丝慌张,而后一把拽过我,一同躲进了狭窄的假山缝隙中。

【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

……夭夭,你……让我如何是好。

终于还是抬手点了她的穴道,而后默念《心经》用来静心,可这激荡的心情……又怎是说静便能静下来的。

而后,一系列变故毫无预兆地发生,堕入密室、受伤中毒,又到后来接她回大总持寺疗毒……看着她雪白小腿上乌黑青紫的一片,我心疼到无以复加。

想要一生一世守着她、护着她,这心思一闪而过,快得我自己都抓不住。

送药进去之时,她已经睡着了。

眉尖微蹙,脸色苍白,仿佛轻轻一碰就能碎了的样子……

我终是忍不住,含了一口药,轻轻覆上了她的唇。

然而,为她送晚饭的时候,在门外,却被师父拦住了。

“……然而纵是你自己不惧,也须得为那人想想,你可忍心令她与你一同堕入地狱受苦?”师父冷眉厉目,沉声问我。

我脑中木然,如遭雷亟。

原来……竟是这般么?大错特错了……

我失魂落魄回到禅房,嘱咐小师侄为她送饭过去,而后便一直坐在床上发呆。

佛祖,弟子……有罪。

第二日她离开,我终究还是忍不住去了寺门前。到达那处时,她的马车已然渐行渐远。

我一直目送着她离开,仿佛是目送着她离开我的生命。

作者有话要说:收到一条令我莫名气愤的站短,但又不得不照做,大家请看下图。

注:由于JJ过年期间严打,为了本章不被锁,我只好略过其中一些内容。可是我想跟这位“专审宋瑶”同学说一句,这一章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那种描写,我真的很想投诉你。略的那一部分,想看的同学可以发邮件到我邮箱里,注明索要本章略过内容,另外千万不要在文下留你的邮箱,发邮件给我就可以,望姑娘们理解,谢谢。helenmoo@q q.sssxsw.com

推荐新坑末世文TYPE=button VALUE=末世之代号09 OnClick=window.open(\"#/onebook.php?novelid=1421405\")>

定制番外的内容

包括三篇辩机番外,分别是《犯戒》、《坐忘》、《成魔》。然后是流觞的番外《流觞:来世为你钟情》,此篇文是转世之后的全新故事,男主为流觞。以上番外已收录在番外合集中,请戳TYPE=button VALUE=番外合集 OnClick=window.open(\"#/onebook.php?novelid=1772665\")>

章节目录

唐之夭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枉凭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枉凭栏并收藏唐之夭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