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倒是莫翎直截了当的开了口,语气之间有点咄咄逼人的意思。】⑨,.2≧3.o↗

木晚晚一愣,没反应过来,对方又问道:“你跟那人在一起了?”

木晚晚放下水杯,看了看莫翎,对方眼神带着一丝恼怒,让她有些奇怪。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木晚晚歪了歪头,“我跟谁在一起,跟他有什么关系。”

莫翎也意识到自己的口气不对,抿了抿唇,又挠了挠头发,半晌,叹了口气:“我只是不明白,你们之间这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木晚晚淡淡的笑了:“有什么不明白的。”

“你总得给他一个机会。就算他做错了,你们十几年的感情,他什么性子,你难道不懂吗?”

感情这人是来当和事老的。

木晚晚笑着摇了摇头:“他什么性子,我在他身边十几年,我难道不比你懂吗?你怎么就不知道我没给过他机会?”

“……”

“莫翎。不是我不给他机会。”她淡淡的看着窗外,“是他不给我机会。”

她语气有些沧桑。

莫翎一愣,扒了扒自己的头发:“我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语气有些挫败。

“他是一个好人。重感情,负责人。他是一个好朋友,好儿子,好爸爸,但是他不是一个好的爱人。”木晚晚笑了笑,“或许对我来说,不是。我从来不是他心目中的第一位,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我不能忍受自己的爱人为了别人丢下我。你懂吗?”

“晚晚,你难道还为当初的事情耿耿于怀?人都是会犯错,你难道就不能原谅他一次?”

木晚晚愣了片刻,她看着莫翎,哑然失笑,好久才道:“你真有意思。”

她语气有点冷。

莫翎也是一愣,他没听过木晚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过话。好半晌没回过神来。

木晚晚恍过神来,她拿着水杯又喝了一口水,淡淡道:“是不是你们觉得,我不跟他在一起,就是犯错?”

“我……”

“我早该明白,你们是他的朋友。”她喃喃了几句,心里想,只有许醉才是真的心疼她,不管做出什么决定,她都站在她身边。

她活了这么久,就这么一个知心的朋友。

“我不是这个意思。”莫翎知道自己把这场聚会搞砸了,木晚晚跟以前不一样,以前她受了多大委屈都默默忍着,现在是直接发泄出来,他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口不择言,让她生气。

“你没看到他现在什么模样,你看到了,肯定不会不管他。”

木晚晚笑了起来:“你真是他的好朋友。”

“……”

“莫翎。”她叹了口气,“走到这一步,都是他的选择。你懂吗?”

“我就是不懂啊……”

“你不懂就算了。”木晚晚也不想解释。

莫翎张了张嘴,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木晚晚眼神淡淡的,并不答话。

说来可笑,她跟晏如修,自始至终,都是那个人一直在选择。

选择跟她结婚,选择抛弃她,就连后面的追悔,都是他一个人的事情。

那个人情感用事,却十分理智,说什么她不要他了呢?

分明是他不要她了。

他留在m市再也不出去,就是他最好的解释。

这些道理,她觉得没有必要解释给外人听。

只是让她觉得气恼的是,在莫翎看来,竟然是她不要晏如修。

她有点搞不懂,她曾经被那个人伤害的差点没命,他们凭什么认为她一定要原谅他?

木晚晚看了看时间,觉得不早了,低声说了一声再见,就要起身,莫翎却突然叫了一声:“她现在,怎么样了?”

木晚晚脚步一顿,低头看了一眼莫翎。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局促,却还是苦笑着抬头看着她。

木晚晚想起许醉的女儿,又想起她的丈夫,低声道:“她很好。”

“是吗?”莫翎轻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准备点烟,点了好几次却没点着。

他的手在轻轻颤抖着。

木晚晚站在原地,见他表面强装的平静,深深叹了口气,坐回原处。

“你跟我讲讲她吧。”莫翎终于点上了一根烟,他们的话题终于步入正轨,他笑容里带着一丝苦涩,“我这个人越来越没长进……明明想问你她的事情,却差点把你气跑了。”

淡淡的烟雾围绕在眼前,迷蒙了男子俊秀的脸庞。

“我已经快一年没见过她了。”莫翎道,“我不敢去找她,不敢去想她,但是现在看到你,却忍不住想问她。”

木晚晚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这段感情终究是擦肩而过,许醉或许已经放下了,可是就算没放下,又能怎么样?

“她生了一个女儿。”她静静开口,不忍心看面前男主流露出支离破碎的绝望,匆匆别开眼,“就在今天。母女平安。”

“……”

莫翎一直没说话。

静默了半晌,他才反问了一声:“是吗?”

这样低迷的气氛,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木晚晚忍不住的看了他一眼,莫翎的脸色很苍白,夹着香烟的手指颤抖着,桌上已经抖落了一层烟灰。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莫翎……已经过去了。重新开始吧。会有……”

“不会有了。”他打断了她的话。

木晚晚一愣。

莫翎抬头看着她,他眼睛又黑又沉,像是雨夜的天空,湿漉漉的:“再也不会有了。”

木晚晚默默低下头,心里只觉得伤感。

她以前曾经埋怨过莫翎开窍太晚,让许醉等了这么多年,可是真到了莫翎开窍,她却宁愿这个人从来都不知道。

没有结果的。

“晚晚,你听我说一会儿话。”莫翎把香烟放在一旁,他声音微微有点沙哑,沉沉的传进她的耳里,无端的让她心酸起来。

“我听着呢。”

“……我以为我可以忘记她。”他低声道,“但是我突然发现这个根本做不到。回忆……回忆太可怕了,我以为我跟她接触的并不多,可是等我回过神来,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二十多年,竟然处处有她的影子。”

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

他的人生一直被她浸透着,在他不知不觉之中。

“……真tm搞笑。那个人什么都懂,却一直不说。”他双手掩住眼,低声道,“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要等我?为什么又要让我知道?我真宁愿什么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知道?”

他颠来倒四的质问着,声音越来越低,渐渐微不可闻。

这些话,是不是憋在他心里太久了,却找不到人诉说,才让她这个知"qingren"听见?

只是这有什么用?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在对的时间没有意识到,现在,也已经不可能了。

木晚晚坐着看着他,没说话,眼神带着淡淡的悲凉。

他现在如此难过,当初的许醉只会比他更难过。

如果他早点知道,许醉那样子的性子,天涯海角也跟他去了……

终究还是错过了。

这一别,就是一辈子。

“晚晚……”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翎终于放下了手,他眼睛红红的看着她,问道,“你告诉我……她过得真的好吗?”

如果不好,你想怎么样?

木晚晚不忍心再问,只是点头:“她很好。”

有一个爱她的人,也有了孩子,她的下半辈子,是跟她上半辈子截然不同的平稳。

这对一般人来说的话,是真的很好了吧……

只是那个人……是许醉啊……

木晚晚心里忍不住的叹气。

“她好……”莫翎顿了顿,笑得有些难看,“那就好……那就好。”

木晚晚看了看手机,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她低声道:“我先走了。以后有时间再见面。”

莫翎点了点头,他并没有看她,表情有些悲伤。

木晚晚见不得人这副模样,拿起包,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她来到兰斯定好的包间,牛排和红酒已经送了进来,他们两人并没有在吃,苏悦见到她,叫了一声扑了过来:“妈咪!”

他抱住木晚晚的腿,仰着头看她:“妈咪,你眼睛红红的,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木晚晚擦了擦眼睛,把人抱起来,摇头道:“没有啊。”

苏悦盯着她的眼睛瞧了瞧,木晚晚的表情还沾染着悲伤的模样,他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脸,低声问道:“妈咪,你很难过吗?”

木晚晚摇了摇头,她抱着苏悦把他放在椅子上,那边兰斯已经站起来给她拉开了椅子,男人俊美的容颜在灯光下如同水晶,耀眼而夺目。他一直带着微笑,那笑容是单纯的快乐,不掺杂任何杂质。

木晚晚看了几眼,被对方逮了正着,兰斯笑着问道:“怎么了?” :(.*)☆\\\\/☆=

木晚晚匆匆别开眼,她切了一块牛排,眼前闪过的是莫翎悲伤难以抑制的模样,嘴里的牛肉顿时苦涩起来。

吃了一会儿,她突然抬头,叫了兰斯一声:“兰斯。”

男人抬起头,“嗯?”

“我们以后……好好过吧。”

她声音很轻很淡,但是落在兰斯耳里,不亚于重磅炸弹。

他呆愣了片刻,才微微笑了起来:“好。”

最后留在身边的人,早已不是当初最爱的人,却是最爱你的人。

章节目录

甜心小娇妻:高冷老公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叶萝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萝萝并收藏甜心小娇妻:高冷老公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