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9章聪明如凤舞~(大章,6合1哦)

冷夜枭道:“她的目的,不就是跟我们谈合作吗?那么,跟她谈就是了。”

然而冷夜枭不知道的是,炎灵郡主可没那么好谈。

当荆王找上炎灵郡主的时候:“,炎灵郡主慢条斯理道:“谈?当然可以谈,不过在谈之前,先将这东西给签了吧。”

荆王取过案几上的文书一看,只一眼,他眉头就紧蹙。

文书上写着:从此以后,荆王和冷夜枭都要听她吩咐行事,若有违抗,她就会将冷夜枭的身世说出来。

饶是一直让着炎灵郡主的荆王都怒了,他死死瞪着炎灵郡主:“这是狮子大开口!”

炎灵郡主态度傲慢,不紧不慢瞥了他一眼:“谁说不是呢。”

瞧瞧这高高在上的态度……

荆王有一种自己不过是她面前一条狗的感觉,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明明这位郡主的实力不过是灵国境,她竟然如此嚣张!

明明他也是东桑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亲王。

荆王铁青着脸,面色难看至极,冷着声音:“郡主,这就不是谈判的态度了吧?”

炎灵郡主傲慢瞥他一眼:“谈判?谁很你谈判?你我吗?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之间谁占优势吗?”

炎灵郡主猛的站起来:

“我,炎灵郡主,代表大衍皇朝而来。”

“我们大衍皇朝有人有人,有远古科技有远古科技。”

“现在我还知道你们的秘密,这个秘密如果暴露出去,你们就死定了!”

“你以为皇帝就一个冷夜枭吗?咱们这位东桑帝的皇子,至少有三十个,未来还会更多。”

“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毁了你儿子,并且毁灭了你?”

“不签?不签你试试!”

荆王气的面色涨红!

炎灵郡主嘲讽的目光看着他:“看来今天王爷没有和谈的诚意了,等你拿出诚意,再来找本郡主谈吧,马爷爷,送客。”

炎灵郡主再一次喊出马泉泉来威胁荆王。

灵圣境巅峰强者,马泉泉,是荆王面对炎灵郡主时最忌惮的人了。

荆王气的往外走,炎灵郡主还不忘对自己婢女不屑般嗤笑了一句:“不就是我们炎亲王府养的几条狗,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啧!”

声音不大不小,但荆王正好能听进去。

荆王气的握紧拳头,面色铁青!

欺、人、太、甚!

荆王离开后,马泉泉皱眉看着炎灵郡主:“郡主,凡事不能太过。”

炎灵郡主瞪着马泉泉:“马爷爷,是他们东桑国的人欺负我,可不是我欺负他们!要知道,我们亲王府对东桑国支援了多少,他们不仅不感恩戴德,反而还想跟我讨价还价?如果不打压打压,还想骑在本郡主头上了?呵!真当他们是什么矜贵人物了呢!”

马泉泉无奈,只能尽量劝解:“郡主,大事为重。”

炎灵郡主道:“我知道,我又不会坏了大事。”

荆王书房里。

嘭!

荆王气的将桌上所有的东西扫落在地,气的脸色涨红!

荆王妃匆匆而来,看到的就是满地狼藉。

昨日如此,今日亦是如此……

荆王妃关切的问怎么回事。

荆王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夫君……”荆王妃难过道:“以前有任何事您都会跟妾身说,现在却将所有事都闷在心里了吗?”

荆王妃看着自己王妃,愁苦不已,便让她上了酒,和她举杯对饮。

荆王一直饮酒,一直饮酒,喝到最后,脸色已经有些白了。

荆王妃正要扶他去睡下,荆王忽然问了一句:“如果有人威胁你,你会如何?”

荆王妃看着荆王:“有人威胁王爷吗?”

荆王冲她嚷嚷:“如果有人威胁你,你会如何?!”

荆王妃握紧拳头,用力说道:“人这一辈子,怎么能被人威胁呢?”

“若是被人威胁了,妥协了,那跟躲在阴沟里的老鼠有什么区别?”

“你以为威胁你的人会见好就收,可对于那个人来说,她只需要威胁你一次就能得到好处,为什么不再威胁一次呢?反正你惧怕她。”

“那过的,藏头缩尾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生啊!”

“王爷您顶天立地,傲视群雄,岂能被人威胁?!”

荆王越听眼睛越亮:“王妃也是如此想吗?”

荆王妃点头:“自然是如此!”

“那王妃觉得如何做?”

“自然是将威胁铲除了,铲除的干干净净,不留痕迹!”荆王妃握紧拳头。

“你说的对!”荆王猛的一拍桌子:“她不仅威胁本王,还当本王是狗,她真以为她自己有那么了不起么!”

荆王妃似乎很好奇:“那个她……是谁?”

而这句话,却将荆王惊醒:“你去吧。”

当荆王妃告退后,离开书房,到了一处角落,她将脸上的易容膏抹除,那张脸赫然便是凤舞。

凤舞早就知道,荆王受了这番羞辱之后,回府后定然会借酒浇愁,所以她在酒里下了点东西,而她自己又易容成荆王妃模样,将荆王往那条路上引。

对于凤舞来说,她现在正在下的这盘棋局里,荆王和炎灵郡主都是很重要的棋子。

原本她还发愁,怎么引起炎灵郡主和荆王的矛盾,结果好嘛,这位郡主也太合她心意了,一边看不起荆王和冷夜枭,一边又拿捏着他们最大的秘密,还动不动就出声威胁。

荆王和冷夜枭都是那么骄傲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会受得了这份屈辱?他们怎么可能会被人威胁?

所以,从荆王和炎灵郡主的矛盾,再蔓延到东桑国和大衍皇朝之间出现嫌隙……会给君武帝国争取到很多时间。

想到这,凤舞心中一阵热血沸腾。

荆王已经起了这心思,身为他最得力的护卫,自己肯定会被派出去的,到那时候……

凤舞嘴角扬起一抹微微弧度,眸中更是狡黠。

荆王是谨慎人,此事他不会单独行动,而是会和冷夜枭商量。

但是在和冷夜枭商量之前……

荆王喊了凤舞进去。

“精卫,本王待你如何?”

凤舞心中暗道一声,来了!

她心中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忙躬身道:“是王爷帮助精卫晋升到灵圣境的,王爷对精卫恩重如山,精卫这条命都是王爷的!”

荆王面容紧绷着,盯着凤舞:“此话当真?”

凤舞无比认真:“自然是真,再真不过了。”

荆王嗯了一声,对凤舞道:“那么,你将这东西吃了吧。”

荆王给凤舞递过去一颗黑乎乎的丸子。

别人或许认不出这丸子是什么,但凤舞一闻就知道了,这可是嗜血噬骨丹啊,而且还是皇级的,换做一般人都不好解。

只有凤舞是半步神级的,所以她能解。

荆王看着凤舞,淡淡出声道:“这枚丹药……如果你吃了,本王就相信你的衷心,从此以后将你当成第一信任人来看!”

事实上,整个荆王府真正晋升到灵圣境的有几个?

要知道,灵圣境可是非常稀罕的存在,也亏了这位是唯一的亲王,手底下才能养着灵圣境的属下。

这要是在君武帝国,灵圣境那都能当帝国学院的院长了。

由此可见,在大衍皇朝的帮助下,东桑国的实力确实比君武帝国要强一些。

凤舞接过丹药,二话不说,直接就往嘴里塞,咕噜一声直接咽下了,不带一丝犹豫的!

荆王惊奇的目光望着凤舞。

越是实力强的修炼者,越难掌控,所以荆王对这名属下偶尔也会心生怀疑,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这么干脆利索的……

“你怎么……一点都不犹豫的?难道你就不担心本王给你吞下毒药吗?!”

凤舞面色紧绷,面色前所未有的认真凝重:“王爷对精卫恩重如山,如同再生父母,精卫这条命都是王爷的,更何况是这小小的不知名丹药了,便是现在有一柄匕首,王爷要让精卫立刻刺进去,精卫也会毫不犹豫!”

凤舞那是什么研究?比演技帝还演技帝呢,演的她自己都快要信了,更何况是荆王了……

真是个傻子啊……荆王在心中暗暗想着。

不过这样的傻子,用起来才更让人放心。

而且用完之后,他自己就毒发身亡,反倒不需要本王再出手灭他的口了。

荆王口中晦暗不明,但凤舞看出了他隐藏在瞳孔深处的狠戾。

不过很快,荆王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笑容,他拍着凤舞肩膀,长长叹了口气:“精卫啊,这阖府上下,本王最信任的,就是你了啊……唉。”

凤舞内心:“……”我呸!

但她不能让自己面容崩,所以小脸板着紧紧的。

荆王又道:“你们四个护卫里头,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天赋是最好的,也是最衷心的,本王所料果然不假,你果真没有让本王失望啊。”

凤舞很配合的露出感动之色。

荆王这才放心道:“现在本王有一件极难的事要交给你做,不知道你敢不敢?”

凤舞一脸正色道:“王爷尽管吩咐!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精卫都敢!”

荆王道:“倒不需如此,只需要你去杀一个人罢了。”

凤舞一脸认真:“王爷请说,不管要杀谁,精卫这就去取对方项上人头给王爷呈上!”

“唉。”荆王脸上露出痛苦之色:“那人欺我,辱我,谤我……还要坏本王大事,本王实在容不得她,那个人就是……炎灵郡主!”

凤舞脸上露出讶异之色。

荆王厉色:“你不敢?”

凤舞正色道:“属下没有什么不敢的,别说是炎灵郡主,便是陛下的脑袋,如果王爷要,属下也会设法取一取的。”

荆王一听,当即拍椅子扶手:“好!好好!本王总算没有看错你!”

“那属下现在就去?”

凤舞说着就要出门。

“且慢。”荆王摇头:“此事需从长计议,你先下去准备吧。”

“是。”

凤舞回到自己屋子,但是留了彩凤鸟在这里当她的传声筒。

荆王任何计划都没办法瞒过她的。

彩凤鸟现在也不吵着闹着要回去修炼了,因为它知道,现在情况到了非常重要的地步,它需要配合凤舞演出。

荆王书房之内。

在凤舞离开后,荆王双手交付在身后,绕着房间里走来走去。

他口中喃喃自语:“必须要想个法子将马泉泉给调走才行,并且,还需要将这件事嫁祸出去……这可不是件容易事,枭枭一惯聪明,此事还需同他商量。”

然后隐身的彩凤鸟就看见荆王打开书房暗门。

“咦!”彩凤鸟惊奇的对凤舞喊着:“哎哟,可不得了了!”

凤舞在自己房间里盘腿而做,脑海里和彩凤鸟沟通:“怎么就不得了了?”

彩凤鸟激动道:“你不是进过荆王的书房吗?你还探查过周围的对吧?”

凤舞:“对啊。”

章节目录

凤舞君临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凤舞君临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