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朗将带回来的物品送到01号办公室后,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看到纳兰朴树看的如痴如醉,露出微笑,摇了摇头。

  但他没有让纳兰朴树继续研究,他们,还需要检查身体,做最后的政审。

  这是程序,他们在国外几个月,必须要进行的步骤。

  摇了摇头,说道:“和尚,回头你慢慢看吧,那是你的了。”

  “噢……”纳兰朴树头不抬的挤出一声,跟着意识似乎回归,抬头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说……归我?”

  “是你的了,但你研究完要上交,这是文物。”封朗依旧笑眯眯的。

  “太……”纳兰朴树一喜,跟着意识到有点失态,忙小心的收起,将看过的放回上面,慢慢站起,想了想还是抱起说道:“是要回去检查身体吗?”“对。”封朗一边说着一边扫视了屋里一眼,放弃整理下的打算,掉头就走,在纳兰朴树跟上的一刻说道:“推背图先放你房间里去吧,结束审核你慢慢研究,估计短时间不

  会有任务了。”

  “好。”纳兰朴树应了声,抱着一摞纸张出了房门。

  检查身体,心理辅导以及政审连续进行了一周,确认他们身体无恙后,封朗才返回住处。

  这一周,他没有机会问神殿开启进展的怎么样了,回来后也没有找01号,一头扎进屋里,闷头研究起那些武功和药剂的记述,还有那些应该算是秘籍的古本。

  纳兰朴树同样足不出户,甚至吃的都是机器人送来,在屋里直接订餐,连续一周,俩人都没有走出房间。

  队员们却没闲着,在这一周里跟其他队展开了混战,全部是徒手或者兵刃,将听劲融汇到里面,将封朗在政审期间传授的套路传授给其他队。

  大训练场,所有训练的没有感觉,但周围的后勤兵却一个个整天心惊肉跳的,就算根本不靠近训练区域也不行,隔着墙壁依旧不安。而训练场里,却听不到半点风声,人影晃动就跟幽冥地狱的鬼魂一般,没有丝毫声息,刀刃的劈砍突刺也无声无息,但却摄人心魄,控人心志。只是他们自己不受影响就

  是了。

  早先,幽冥鬼斩的作用对上天忍只有很微弱的作用,无法达到乱其心智的目的。毕竟那不是完整的套路,衔接也不全对,而这会,一经施展,那真的是阴风阵阵,一股股阴寒冰冷的气息在训练室里激荡,除了队员们,别说靠近,就算隔着墙也后背发

  紧,浑身发僵,汗毛都根根炸立。

  这是没有跟敌人实战,现在幽冥鬼斩完善后,就算不用听劲,估计韩锐这些近战弱项的,单独对上天忍也不至于轻松落败,没有还手之力了。

  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对于新套路得心应手后,再不会出现全队人合击一个还险胜的尴尬战斗了。封朗和纳兰朴树此时的状态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唯一不同的是纳兰朴树在研究,封朗却是囫囵吞枣居多,细致研究的反倒少,尤其药剂,他用了三天的时间,愣是将所

  有配方全部记在了脑海里,这才专心翻看武学方面的。

  在将幽冥鬼斩整体传授给一队的队员后,他需要的就是夯实基础了。真正的幽冥鬼斩他和纳兰朴树已经感受到了威力,而且听劲,也就是谛听神功经由幽冥鬼斩使出更是神鬼莫测,不会出现难以彻底打断气劲运行的情况,根据判断,封朗

  自己不使用谛听神功的情况下,连韩锐都可以跟他战成平手,甚至抢得先机。

  也就是说,面对天忍,韩锐独自对阵已经有了胜算。封家董家世代守护的秘密解开,队员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他这会虽然没有强烈的危机感,需要急迫提升实力,但他很清楚,世界之大,没有哪个人能站在巅峰永远不败,

  就算他们小队也是一样。

  专心忙碌的他并不知道,神殿里面已经进驻了上百人,就是从河道那里进入的,但却是从岸上开凿了一条通道,便于送进去设备,和避免堵住水路。神殿的开启已经进入了日程,那些纸质的图纸和书籍以及竹简等文物在这两个礼拜里全部运出,但神殿的其他物品没有动,为的是细致的研究神殿的机关,包括那些玉石

  翡翠雕成的树木和珍宝,都要等通道彻底打通后才会运出。

  01号拿回去的第一批封朗他们带回来的物品和书籍,以及狐狸和韩锐的录像记录,让国家相当重视。

  这种完全没有遭到盗挖水浸的地下宫殿,本身就是难得的,更何况还有机关在里面了。

  进入的通道已经在五公里外秘密开凿,相信过不多久,那里就可以直接走出来了,不用顺着地下河的位置钻进钻出了。

  封朗不是不想回家,他知道申请肯定会批准,毕竟这是封家世代守护的秘密,爷爷和二叔需要知道榆树家那里到底埋藏着什么,来了却心愿。

  但他是军人,这事已经尘埃落定,早一天晚一天倒是没啥,他也只有强忍着不去想这些事,安心研究先祖留下的这些瑰宝,尽早将这一切上交。

  至于药剂,固体丹伐髓液和万毒丹这些当然依旧是保密,那些治病救人的倒是可以贡献出去。

  正研究一本剑术呢,通话器突然响了。

  一周没有离开房间的封朗一惊,听完后迅速放下手里的书籍,径直奔向指挥部。

  站到指挥部里,封朗规矩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老丈人叫自己什么事。

  “小狼。”01号笑眯眯的看着封朗,称呼也格外的亲切:“你今天回家一趟吧,神殿已经开启,你爷爷和二叔,还有婶子也该知道了。”

  “是!”封朗还是很规矩的站着,没有因为老丈人称呼自己的小名而松懈。

  “回去看看孩子,给你一周的时间。”01号依旧笑眯眯的,说道:“神殿的录像你带一份,等里面研究完了,再让你爷爷和二叔进去看看。”

  “谢首长!”封朗心里一阵的感动。

  对于爷爷和二叔来说,守护了一辈子,不知道守护的什么,这会知道了,当然最好是亲眼见到才是。

  至于那里国家要研究什么,里面的财宝啥的,封朗相信爷爷和二叔也不会有想法。

  01号没有纠正封朗的规矩,笑眯眯的挥了挥手说道:“一周后,你要赶回来参加授奖,两次的表彰一起进行,没啥事你就直接回去吧。”

  “是!”封朗一个敬礼,规矩的转身就走。

  01号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封朗的背影消失后,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封朗没有看到01号的动作,返回住处后,将那叠先祖写给后人看的纸张打包。

  这个是跟封家最直接的东西,包括笔墨纸砚,他要一并带回,至于其他的,药方里部分除外,其他都可以共享。

  收拾利索,封朗呼叫了纳兰朴树。

  纳兰朴树精神状态极好,开门后得知封朗要回家,立刻收拾了下,带上了匕首和手枪,拎着血河斩就跟上了封朗。

  封朗没让他放下血河斩,他没有携带鬼刃,但带了鬼牙。

  就算幽焰和雅库扎都已经覆灭,他依旧不会大意。

  这不是说国内的安全环境如何,这是习惯。

  从药厂出来,直接开了辆陆寻直奔家里。

  还没到门前,云雀就一手一个领着两个已经可以稳当走路的孩子,笑着打开了房门。

  “爸爸……”封思凡和封梓盈拉着妈妈的手,一手伸向了封朗。

  封朗笑了,将手里的东西递给纳兰朴树,伸手抱起两个孩子,一家亲了口,跟着连带孩子一起,抱住了云雀。

  云雀满脸的笑意,没有躲避,任由两个孩子挤住了自己,隔着孩子抱住了封朗的胳膊。

  封朗真的想云雀了,在纳兰朴树从旁边进入屋里都没有松开。

  云雀伸手接过闺女,笑眯眯的说道:“先进屋吧。”

  “好。”封朗深吸了口气,放开了闺女,抱住儿子松开了云雀。

  一进屋,爷爷,二叔还有婶子都在,而纳兰朴树放下了那叠包着的纸张后,就起身向门外走去。

  云雀顿了顿,看出封朗这是有事,遂接过封思凡说道:“走,儿子,去那屋先跟叔叔说话好不好。”

  “好。”封思凡看着爸爸的背影,奶声奶气的应了声,没有缠着封朗,很乖巧。

  爷爷和二叔看出封朗有事要说,坐在那里没动。婶子刚要站起,在爷爷摆了下手后,又坐下了。

  “爷爷,二叔,婶子……”封朗平复了下,缓缓的说道:“封董两家世代守护的秘密解开了。”

  爷爷和二叔面色不动,但却同时身体一震。

  婶子更是手一抖,刚刚拿起的茶杯差点掉了。

  为了这个守护,山村惨案可以放一边,那是幽焰造的孽,但董金石的父亲,封朗的父亲,还有二叔还不是惦记那里,惦记这守护的职责才……

  但三人也只是一动,都没有说话。封朗再次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戴上了手套,慢慢的打开了包装,露出了里面的纸张和文房四宝,一样样的摆在桌子上后,掏出手机链接上了大屏幕,这才说道:“神殿

  ,距离榆树家三十多公里,入口在榆树家西侧的山林里……”

  封朗感知着爷爷和二叔还有婶子的气息变化,感受着三人的心跳,从东山雾锁开始,一直到神殿开启,细细的讲述了寻找的过程。

  至于神殿开启,彻地通天的解释,在老祖的遗书里都有说明。

  再造丹,就是那个高人留下报答封家的财富,只有解开秘密,学会真正的幽冥鬼斩,学会了谛听神功,才能够得到所有的财富。

  同时,也铺平了踏上宗师的道路,勤加修炼,注定能够突破气劲小成,达到气劲大成的高度。

  至于是不是问鼎天道,那是虚无缥缈的,老祖都不看好,虽然他不是气劲大成。

  爷爷和二叔还有婶子默默的看着屏幕里神殿的画面,直到封朗他们站到了地下河的河道上,画面结束为止,三人都默默的不出声。

  但封朗感受到了三人情绪的波动,他理解,他太理解了。

  苦苦守护了一辈子,还不知道守护的什么,还为此付出了无数生命,险些灭族的代价,今天终于知道了,当然会情绪激动。

  封朗关闭了画面,但没有说话。

  爷爷静坐着,半响才声音略显嘶哑的说道:“小狼,屋里有烧纸,去给你爸,和大伯上个坟,带着孩子,一起去吧。”

  “老爷子,我去拿点酒。”二叔说着就站起身,不漏痕迹的用那支唯一的手蹭了下眼角。

  婶子也眼圈通红,气息粗重,但没有落泪。

  他们刚要收拾,封朗却突然诧异的看向房门。

  董金石也回来了。

  果然,董金石几个闪烁就站到了房门前,深吸了口气才打开房门。

  “石头,收拾下,去给你爹烧纸。”爷爷头不抬的叼着烟袋说道。

  “好的爷爷。”董金石规矩的应了声。

  其实他不需要收拾什么,因为他穿的是作训服,跟封朗和纳兰朴树一样,没有穿常服。

  灰烬飘飞的坟头前,一家子只有二叔嘴唇嗡动,无声的念叨着,其他人都默默的烧纸,而爷爷则站立一边,静静的抽抽烟,一袋一袋的。

  两个孩子跪在那里,很乖巧,不哭不闹。

  封朗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这会他一句也说不出来,默默的烧着纸,心里倒是没有沉重的悲痛,反倒是一种释怀,一种轻松。

  不论是长眠在榆树家的祖辈,还是小山村的祖辈,还是父亲大伯,还是武哥,还是挨着父母不远的吕寒梅,他们都可以瞑目了,因为守护之秘解开了。

  待火焰熄灭,纳兰朴树用带来的一大桶水又小心的挨个火堆浇了一遍,确认没有火星后,一行人才离开了坟茔地。

  一路上气氛很沉重,封朗和云雀一手一个孩子,一手搀扶着爷爷和二叔,董金石则搀扶着母亲,默默的往回走。

  秘密解开了,除了云雀,其他人都知道这纸烧的的是什么意思。但云雀虽然不明白,也不会问。

  快到村子的时候,爷爷咳嗽了一声说道:“他婶子,回去就准备饭吧,这事要庆祝下。”

  “好的,老爷子。”婶子收起悲伤,应声答应着。

  但气氛依旧没有缓和,直到进了屋里,云雀待爷爷和二叔坐下,放下孩子,掏出了两个红本,小心的放在了爷爷的面前,说道:“爷爷,小狼二十二了……”

  爷爷认识字,看得到上面写的啥,满脸的褶子裂开,说道:“这是大喜事,也是双喜临门啊,丫头,准备啥时候办?”

  封朗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不在这结婚证怎么就有了,但心里自然狂喜,这是要持证上岗了,再不用无证偷偷摸摸驾驶了。

  “听爷爷的。”云雀笑的很幸福,跟着说道:“我爷爷今天下午就到,小狼回来前我才接到的电话。”

  “好。好。”爷爷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说道:“正好可以喝一杯,什么时候办,等你爷爷来了商量下吧,只是新房子还没建好,要委屈你了丫头。”

  “爷爷,怎么会委屈。”云雀笑的很甜,跟着转头说道:“封朗,一周假期结束,你可能要离开特战队了。”

  “为什么?”封朗一愣。“你当教官比出勤执行任务更重要,要留在基地和纳兰朴树一起担起教官的职责了。”云雀说完,凑上前一步耳语道:“你老丈人嫌一个孙子和孙女太少……”

  

章节目录

雪域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免费网只为原作者寒冬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冬三月并收藏雪域兵王最新章节